一家三个女孩都是护士,上一线前爷爷为她们做了个风筝 | 战疫天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悲观者感慨,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身上,成了一座山。而勇敢者相信,如沙的凡人聚在一起,将成为刺透黑夜的灯塔。《中国人的一天》“战疫天使”系列,今天推出第7期:“清零”的武汉背后,默默坚守的凡人英雄。

张依离家前,姑爷爷用白纸做了个风筝。上面写着:“雯雯加油!张依、诗慧加油!”

这是家里三个女孩的名字,都是护士,都在战疫一线。

那时,包括她在内,医院的年轻人们,都不知道前面等待着是什么。不少科室的同事,进病房前都拍了合影,约好一起回来,一个都别少。

母亲打来电话,没有豪言壮语的鼓励,只有几句重复的嘱咐,和止不住的啜泣。

“伢儿,要平安回家”。

1月23日,外援还没有到达。到达的只有慌乱失控的病人,挤满了张依所在的医院。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她,心里也发慌。

1月28日,张依开始发烧,咳嗽、腹泻…她以为自己“不行”了,她怕死,恋爱7年,刚结婚,刚搬进新房。她想,这么年轻,要死了,那多可惜。

检查结果为结膜炎,肺部未受感染。她申请回岗位。

有人说,你只是一个普通护士,多一个少一个无关大局。她说,多一个,少一个,都很重要。

“坚持,加油”同事见面,这是说得最多的两个词。

有几位从养老院送来的患者,年事已高,还有深度褥疮,张依和同事们帮他们翻身,清理污秽,擦洗身子。和患者朝夕相处,对他们的脾气和喜恶,张依再熟悉不过。

“有的患者见我们太累,不轻易找我们帮忙”,张依说,也有一位老爷爷,没事喜欢按铃,一会儿让拿鞋,一会儿让穿衣,“后来才发现,老爷爷其实就是想和我们说说话”。

时间一天天过去,张依看到:确诊数少了,出院的病人多了;方舱医院关门了,援鄂医疗队撤离了;樱花开了,春天到了……

种种迹象,都在告诉她一个信号:再坚持一会儿,快赢了。

“我希望,病人早点回家,他们回了,我们也能回家了。”

这个世界不乏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不乏怯懦者悲观的腔调。但总有一些勇敢的凡人,在危险到来的时候,向前跨出了一步。

请让我们记住张依,和她年轻的同伴们。谢谢你,向你们致敬!

张依,1992年生。

“我看到一位偏瘫的患者,她用右手使劲掰开左手,把药倒在掌心送服,即使那样辛苦,她也不愿意按铃呼唤我们。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理解。”

姜思达,1994年生。

国内疫情结束后,我希望有机会去支援其他国家,拯救更多的人。”

谢晶晶,1987年生。

“其实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进病区前,科室的同事一起拍了合照,大家说好,一定要回来,一个也不要少。”

秦铈,1992年生。

“不能回家过年的委屈、和第一位新冠肺炎逝者告别时的难过……都被一句‘辛苦了,姑娘’化开了。”

王珂,1991年生。

“疫情过后,希望大家都能珍惜平凡普通的生活,那怕只是一顿热的饭菜。毕竟有很多人,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徐如歌,1992年生。

“疫情结束了,我希望有一个长假,去旅行。”

杨澜,1993年生。

“武汉的樱花都开了,我还没时间去看。疫情结束后,一起去看花吧!”

陈玉,1987年生。

“我希望病人都能康复回家,那我也能回家了,我想我妈和女儿了。”

标签:社会民生,护士,一线,风筝,战疫天使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