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发文反击央视“武汉8人造谣”新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能够如此蔓延,和这个故事所反映的道理不无关系吧?钟南山等专家们如果对疫情的发展趋势判断有误,是不是也算“不实信息”呢?也要依法处理?

 

(截取自央视新闻

【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的声音】

 

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我们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训诫或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都有其正当性。

 

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所以,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无端借口。 


【案件背景】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起“造谣”事件的产生过程:


在2019年12月30日,有8名医生分别在三个医学交流群(群名是: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里交流武汉医院不久前会议的新型肺炎,他们围绕着一份诊断书在交谈:

2.jpg

3.jpg

4.jpg

李文亮回忆说,12月30日那天,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从提醒其他临床医生注意防护的角度,在群里发布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对于此前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他当时感到奇怪:“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

1.jpg

在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已发布了依法处理李文亮等8名医生的公告。1月3日,武汉警方找到李文亮,要求李文亮签了训诫书,他仍然正常在医院正常工作。不幸的是,1月8日,李文亮接诊了一位82岁女性患者(该患者1月9日开始发烧,后被确诊患新冠病毒肺炎)后,1月10号他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后来住进ICU(重症监护室),呼吸困难,无法活动。他的父母也因传染新冠病毒肺炎先后住院。在2月1日,李文亮发文称,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被确诊患新冠病毒肺炎。躺在病床上的李文亮表示:康复以后还要在一线工作,绝不当逃兵。

5.jpg

6.jpg

8名医生在专业群里探讨这种冠状病毒是不是传染病,被武汉警方定性为“造谣"并对这8人进行约谈教育,其中李文亮被被医院监察科要求写反思信,还要到派出签“训诫书”。武汉警方在1月1日发布的消息称,对这8位网民(注意:不是医生)进行了依法处理,理由是武汉市卫健委就此事已发布了情况通报,这8位医生网民在专业群的探讨交流已“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但至今不知道这“不良社会影响”体现在什么地方?


唐兴华的文章指出,有关部门要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只要信息基本属实,行为客观上未造成严重危害,应保持宽容态度。文章还强调,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进行法律打击,将成为削弱有关部门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中方的无端借口。


这也是最高法院为这“8名造谣者”正名并未损害法律、司法的公信力,反而提升了法律、司法公信力,得到了人民群众认可、赞赏的原因。

7.jpg

1月29日,武汉警方发布通报称: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部门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随后,多名网民举报有人在网上传发不实信息。为查明情况,公安机关先后对8名行为人进行了调查、核实。根据调查情况,8人分别传发了“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7例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因上述8人情节特别轻微,当时,公安机关分别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注意:武汉警方从1月1月的通报到1月29日的通报,都认定这8名医生网民发布的不是“虚假信息”,而是“不实信息”。“虚假信息”就是“谣言”的法律术语,是以捏造、虚构为基础的,而“不实信息”又是什么概念呢?是未经核实还是不准确呢?这让我们想起一个故事来:


一座山上有只东北虎,一个人看到后就给大家说,山上有只华南虎,让大家别上山,结果被官府抓住了,说他造谣。后来有很多人在山上被老虎咬死了,官府又强调说:那个造谣的说的不准确,山上有东北虎而不是华南虎。


今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能够如此蔓延,和这个故事所反映的道理不无关系吧?钟南山等专家们如果对疫情的发展趋势判断有误,是不是也算“不实信息”呢?也要依法处理?


正如最高法院唐兴华文章所指出的:谣言止于公开。如果信息公开不及时、不透明,群众基于其社会交往圈与自己的生活经验,往往容易听信并传播各种谣言。所以,解决谣言问题,依法处理是治标,信息公开是治本。反之,如果谣言一次次被现实证实,那么群众在突发事件面前,会自然地选择相信谣言。

标签:社会民生,最高院,反击,央视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