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线上禁售令出台 “不向未成年人销售”请坚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数据显示,当前,中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为1000万,且以年轻人为主。为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下称《通告》),督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双11”电商大促打响的第一天,电子烟就遭遇了政策“冷水”。

  最新数据显示,当前,中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为1000万,且以年轻人为主。为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下称《通告》),督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这无疑是一纸电子烟“线上全面禁售令”。

  11月5日,各级烟草专卖监管部门对电子烟监管进行专项部署,多措并举,对通过互联网推广和销售电子烟的行为开展监管。国家烟草专卖局专卖监督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重点地区烟草专卖监管部门正在与相关执法部门联合约谈主要电商平台,督促其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下架电子烟产品。同时将采取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依法查处违法违规制售电子烟行为。

  “线上禁售令”出台后的近一周内,国内大部分电商已关闭电子烟商铺,下架了相关产品,但仍有电商平台在销售电子烟。

  一支小小的“电子烟”,为何会引来多方关注,还被下达“线上全面禁售令”?从当年的“风口”与“蓝海”转向现今的“拉黑”和“禁售”,一支小小的“电子烟”到底又经历了什么?

  从时间算来,电子烟开始走进烟民甚至普通民众视野,也就那么一两年的事。数据却让人“惊呆”——仅今年上半年,电子烟领域投资案例超过35笔,总额达10亿元以上。

  不过,由于相关法规政策没跟上,而且法律对电子烟也没有明确渠道要求,行业出现了野蛮发展态势。在今年“3·15”晚会上,电子烟就曾被央视点名,称电子烟同样会释放有害物质,危害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健康,长时间吸食电子烟同样会对尼古丁产生依赖。于是乎,电子烟是否真的能让人将烟瘾戒掉,能否危害更少,是否更安全……一系列的问题,再次将电子烟推向了众人的视野,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这厢,国内大部分电商纷纷下架相关的电子烟产品;那厢,广州市面上的电子烟专卖店却提前打起“双11”促销大战。然而,线下销售仍面临着“顾客年龄”这道关卡。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广州有的玩具店、茶餐厅这些未成年人常接触的场所里,亦有电子烟在售。而一些电子烟店主亦仅能凭借外貌来判断,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将电子烟卖给未成年人的情况。

  实际上,深圳、杭州、张家口、秦皇岛等地已经把电子烟“拉黑”,将其列入控烟的“黑名单”。对于广州,乃至全中国来说,如何继续把控好“未成年人禁售”这一关,出台相关标准、加强有关监管等,仍是这一次禁令之后,面临的更大命题。

  ■11月5日,一家电子烟店铺里,有顾客正在体验产品。

  “四问”电子烟乱象 强化监管势在必行

  “线上全面禁售令”下达后的一周:

  线上下架? 还能买!线下接力?大促销

  近两年来,关于电子烟是否能“减害”、如何监管等问题的争议从未停止。近期,《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下称“《通告》”)出台,向电子烟发出了“线上全面禁售令”。

  新快报记者探访直击电子烟“线上全面禁售令”下达后的一周:有的线上电商平台仍在正常售卖电子烟;广州线下多数实体店所受影响不大,还提前“抢跑”,趁着11月开展大促销。与此同时,通过实地走访,多角度采访,对电子烟发出“四问”:电子烟是否能戒烟、危害是否少、是否安全、能否守住了“未成年人禁售”这一“红线”,从中或能探析出禁令出台背后的原因。

  记者探访

  线上

  大部分电商平台已搜不到“电子烟”产品

  11月5日,各级烟草专卖监管部门对电子烟监管进行专项部署,多措并举,对通过互联网推广和销售电子烟的行为开展监管。截至11月6日19时,记者在多个电商平台上搜索“电子烟”,有些平台上已显示暂无搜索结果,但在某平台上仍能正常显示。

  记者打开几个知名电子烟品牌的网上旗舰店页面,发现首页或商品详情页中并无任何关于此次《通告》的内容。咨询客服,均回复称公司正在讨论相关处理方案,但目前可以正常购买并享受售后保障,不会受到影响。

  有资料显示,国内电子烟销售的线上占比达八成,线下占比仅两成。记者调查发现,近半年来广州线下的电子烟品牌专卖店和其他连锁店面开始快速扩张,电子烟的销售“战场”已逐渐转移到了线下。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市目前有二三十家电子烟专卖店,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品牌加盟店或直营店。广州一家电子烟实体店店员表示,目前可以在网上购买,11月11日之后电商平台会陆续下架,“能买到也是最后几天了,没想到会这么快去控制线上销售。”

  线下

  实体店店员卖力促销 买家中三四成是女性

  11月4日,新快报记者兵分多路,走访多区的13家电子烟实体店,发现这些店有的在大型商场首层的明显档位,有的藏匿于小巷的玩具店中。

  在番禺广场一家电子烟专卖店门前,广告牌上写着“没有致癌物质,没有二手烟,不受场地限制”,而“内含尼古丁成分具有成瘾性,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的标语则在右下角用小字标注,较难注意到。

  然而,“不含致癌物、没有二手烟”的介绍只在实体店广告上出现,其网上旗舰店的首页和商品页面均没有。

  “一家店一天营业额能达到四五千元,按268元一套(含一支烟杆、两颗烟弹)的零售价来算,一天能卖出20支左右的电子烟。”店员告诉新快报记者,前来购买的多为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其中三四成为女性熟客。

  “线上只有11月11日才有优惠,我们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优惠哦。”正佳广场一楼的某电子烟专卖柜前,店员极力推销优惠套餐,“买一盒烟弹送烟杆,买三盒则送一盒。”他表示,线下不仅折扣力度与线上相同,优惠时间比线上更长。

  另外,新快报记者走访多家线下实体店发现,这些店均展开大促活动,并在明显位置摆放促销信息,有的店铺甚至还在地下人行通道中投放灯箱广告。

  “线上”“线下”概念模糊化

  实体店可提供微信下单包邮服务

  记者了解到,线下店面的主要客户集中在20-40岁。在经营稍好的非品牌专卖电子烟店面中,隔一两天就有几个品牌商上门谈代理,试用品被放在桌上,上门顾客并没有减少。

  “其实现在线上线下的概念已经很模糊了。”位于福华路的某电子烟专卖店店员说,今后电子烟品牌会将重点放在一些大型社区,利用微信公众号这样的渠道进行社群推广。当新快报记者问及这是否符合新规时,店员称这并不算电商平台,“是符合规定的”。

  新快报记者走访天河4家电子烟实体店,问及“今后网上买不到烟弹,是否还得来实体店买”时,店员纷纷表示,可以加微信,通过微信下单,达到一定数量还可以享受包邮服务。

  “我们家的烟杆、烟弹、烟油,网上都很难买到的。”位于体育西的一家电子烟实体店的店员称,通过线下店拿货的才更有保障。也有其他店主称,网上加盟店太多,不少顾客在非品牌旗舰店购买的产品,并非“真品”,质量难以保障。

  未来消费者想找到这些电子烟实体店,可能“难上加难”。6日,记者在某网络平台上输入“电子烟”,显示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商户”。该APP前几日仍能正常显示广州部分电子烟店铺的地址与用户评论。

  ■11月5日,店铺内电子烟产品被包装成不同颜色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市面上电子烟产品花样繁多。

  “四问”电子烟

  1 能戒烟?

  店员回答含糊其词 称只能作为“替烟”

  对于不少烟民而言,电子烟被当作戒烟的“利器”。拥有30年烟龄的“老烟枪”江先生,因长期吸烟患有支气管炎老咳嗽,曾多次尝试戒烟。“广告上说危害小又可以帮助戒烟,去年在网上找了一款销量好的国产品牌电子烟尝试。”

  在使用电子烟一个多月后,江先生的咳嗽并没有缓解。“去年看到禁止电子烟的新闻后,因为担心电子烟中的化学制剂,就又抽回纸烟了。”他称,加上“网上禁售”,今后购买电子烟更不方便了,应该不会再尝试。

  改用电子烟是否有利于戒烟?大部分店铺店员对此含糊其词,表示只能作为“替烟”,不能完全保证能戒掉,关键仍看戒烟者的意志力强弱。有三名店员称,自己通过抽电子烟,成功戒掉了烟草制品。

  已有十六年烟龄的曾先生说,“三四年前,电子烟还没火的时候,我就开始抽从国外带回来的烟管和烟油。那时候觉得酷炫,并非为了戒烟。”由于电子烟含有一定的尼古丁,加之抽得勤快,他成功戒掉了纸烟,“以前因抽烟造成的嗓子痛、咳痰的症状也减少了。”

  2 危害少?

  尼古丁和其他有毒化合物或被吸入体内

  一直以来,一些商家打着“戒烟神器”“清肺”等旗号,以电子烟不含焦油、悬浮微粒等有害成分作为卖点进行推广。电子烟对身体危害会少吗?

  “大部分电子烟的核心消费成分是经提纯的烟碱即尼古丁,属于剧毒化学品,未成年人呼吸系统尚未发育成熟,吸入此类雾化物会对肺部功能产生不良影响,使用不当还可能导致烟碱中毒等多种安全风险。”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在去年8月发布的《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如是说。

  国家烟草专卖局还表示,据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国内已有37人因为与电子烟相关的疾病死亡,超过1800人因为使用电子烟产品而导致肺部受到损伤。

  曾先生在抽电子烟的过程中发现,电子烟是少了焦油燃烧,但尼古丁含量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代替传统香烟的“瘾”。“它是烟油受热氧化成为蒸气,抽着会觉得很舒服,容易越抽越多。”在他看来,电子烟尼古丁含量是否比传统香烟少并非重点,关键在于实际吸食量,“抽得多了,吸进去的尼古丁自然比以前抽纸烟的要高。”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综合)副主任医师周华平指出,有实验表明,人们在使用电子烟时,除尼古丁以外,还可能把其他多种有毒化合物吸入体内。他解释,部分电子烟尼古丁含量超高,危害可能大大高于普通香烟。

  周华平还列了一组数据:电子烟中的二手气溶胶可以造成PM1.0值高出14-40倍,PM2.5值高出6-86倍不等,尼古丁含量高出10-115倍。因此,世卫组织建议所有禁烟的公共场所,应同时禁止电子烟的使用。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胡国平告诉新快报记者,传统香烟成分里,最伤肺的是焦油,电子烟里虽然没有焦油,同样会造成肺损伤。“因为电子烟添加化学物质来变化口味,比如糖果味,薄荷味。”他表示,今年2月的一项研究中,就在一些电子烟里发现浓度高达34%的肉桂醛(一种可以损伤支气管细胞的成分)。

  3 更安全?

  电子烟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无安全评估

  全球范围内关于电子烟爆炸、自燃等新闻层出不穷。《通告》指出,电子烟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随意性较强,部分产品存在烟油泄漏、劣质电池、不安全成分添加等质量安全隐患。

  曾先生在抽了一两年电子烟后果断舍弃。从事进出口行业的他,认识了一批电子烟经销商。那时,国内电子烟的主要产地在深圳,东莞做部分配件加工。他发现售价两三百元的一管烟油,成本只有十几元。“那些东西有化学成分在里面,又没有检验保障。”

  在曾先生看来,光是雾化的容器是否合格就令人担忧。“烟油雾化要经过高温,那些钢片是否会释放有害物质?这都不得而知。”他坦言,纸烟的危害是已经被探明的,但电子烟的危害仍有许多“盲点”。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地歌网创始人余德告诉新快报记者,由于国内还未明确电子烟属于烟草产品、药品或医疗器械,电子烟处于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无安全评估的“三无”状态。在他看来,加强市场监管是很有必要的,“若产品生产标准不完善,中小企业仍然‘散养’下去,对人体健康的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记者了解到,电子烟行业不仅准入门槛低,且存在代工生产模式。据了解,国内大部分电子烟均采取工厂代工、贴牌售卖的模式,选择相同代工厂的电子烟质量差别不大。一些低端工厂500套便起接,导致各类小品牌层出不穷,质量也较不稳定。

  深圳赛思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先生介绍,其公司属于中端代工厂的企业每年有600万元左右投入研发,行业技术壁垒逐年升高。而随着近年资本流入电子烟行业,品牌方会倾向于选择在质量管控和技术创新方面做得较好的中高端代工厂。

  4 向未成年人“SAY NO”?

  有的玩具店茶餐厅也在卖电子烟

  此次在线上全面“封杀”电子烟,一大原因即是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关闭这一购买渠道。无论是线上或线下,均在店面写明了“禁止18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等标示。

  记者在电商平台未下架时曾试验过,由于绑定了经实名认证的支付宝,未成年人无法下单;但通过使用未成年人未经身份认证的微信支付,在某网络平台可以成功下单买电子烟。

  另外,新快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北京路李白巷的一家玩具店内竟然销售电子烟。该玩具店的柜台摆放着数款不同类型的电子烟,以及不同口味的烟油。此外,在一家茶餐厅同样在售卖电子烟。该店工作人员表示,其出售的是一次性电子烟产品(即不可加油、不可充电),售价39元。

  “我们会看‘样子’。”位于时尚天河的一家电子烟实体店店主表示,会从外表判断购买者是否满18岁,若未满,连试吸都不会允许。“现在还没要求买电子烟需要身份证。”多家线下店均表示,一般仅从外表来判断顾客年龄。

  记者了解到,在线下开设电子烟专卖店的门槛并不高。有商家称,目前电子烟专卖店是按电子产品获得营业执照,不需要获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资金门槛也不算高,投入三五万元便可进货,开店成本主要部分是铺租。有店主表示,一些品牌加盟店还会给予装修等补贴。

  他山之石

  多地将电子烟 拉入“黑名单”

  通过梳理,记者发现杭州、秦皇岛、深圳、张家口等多地已将电子烟拉入“黑名单”,将电子烟纳入禁烟范围。

  杭州在今年1月实施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吸烟是指吸入、呼出烟草的烟雾或有害电子烟气雾,以及持有点燃的烟草制品的行为。”《秦皇岛市控制吸烟办法》同样将电子烟也纳入烟草制品,属于控烟范围内。

  此外,《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明确将电子烟纳入控烟管理中。在修订后首次控烟执法中,一名电子烟烟民被罚款50元。

  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张家口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吸烟是指吸食或者携带点燃的卷烟、雪茄烟、烟丝、烟叶等烟草制品以及电子类烟制品。这意味着,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成为不少城市的共识。

标签:社会民生,电子,烟禁售令,未成年人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