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韩红,如今几乎倾家荡产,值得每个人警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身为藏族人的韩红相信轮回,她希望在下一世:父亲健康长寿,母亲不会再将自己抛下,可以有一个幸福安宁的家;希望自己可以多读书,去偏远山区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医生;希望世上的每一个孩子都永远被爱,每一位老人都健康安泰,希望自己依旧可以成为歌手,奶奶还是自己的奶奶......

 

 

 

如今,韩红已经48岁。她将人生的大半时光都献给了慈善。只是,在越来越多人受益的同时,韩红自己却越来越穷。

 

 

今天是韩红的48岁生日。

 

从她用一曲《格桑花开》走进人们心中算起,至今已将近20年。

 

格桑花开韩红 - 雪域光芒

 

将知天命的她,不再容易流泪,不再事事反驳回击。开始收起锋芒,也逐渐变得成熟。


但是她的朋友们都说“韩红心里其实住着个孩子”。

 

的确,被娱乐圈浸染多年的她依然天真,依然单纯,与多年前无异。

 

只是她的梦想,由那时的“唱死在舞台上”,变成如今的“死在公益的路上”。

 

梦想固然美好,却也难以逃离现实。这些年,她不断被黑,也越来越穷。

 

1971年9月26日,苍茫的青藏高原上响起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亲人为这个新生儿取名央金卓玛,汉名韩红。

 

央金,在藏语中有着“妙音”的含义。人如其名,这个女孩继承了母亲的好嗓子。

 

她的母亲雍西,让《北京的金山上》从雪域高原传遍四方。而父亲韩宝来,是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的相声演员,这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艺术之家。

 

北京的金山上韩红 - 雪域光芒

 

韩红母亲

 

父母平时工作虽忙,但只要有空闲便会陪着小央金,阿妈唱着藏歌,阿爸把女儿驮在肩头。高原的天空很低,小女孩似乎只要伸手,就能触到湛蓝晴空中大朵的白云。

 

故乡的云韩红 - 我是歌手第三季 第9期

 

 

阿爸阿妈外出汇演的日子,她便坐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流云,唱着歌等他们回家,音乐是小女孩心中的最爱。


当他们回来时,总会带一样小礼物,或是玩具,或是零食,那是小女孩最快乐的时刻。

 

可惜小央金的快乐只延续到6岁。那年,她没有等到礼物,只等到哭肿了眼睛的母亲,和一句“阿爸再也回不来了”。


她的父亲在慰问演出途中不幸殉职。上天夺走了年轻的阿爸,留下幼小的女儿和脆弱的妻子。


父亲的丧事后不久,母亲被派去上海进修,小央金便被独自留在小城昌都的邻居家。打扫卫生,洗洗涮涮的杂活都压在这个只有半人高的小女孩肩头。但只要唱起歌,她便觉得那些活儿也没有那样累。

 

幼年韩红

 

有些苦,她吃过便忘;但另一些,却永远地刻在她的骨子里。

 

邻居刻薄,稍有不顺意便将气撒在小央金身上。

 

她需要从一个眼神,一个挑眉中读出大人的情绪,得用最快的速度猜出他们话里的弦外之音。那些日子,她尝够了寄人篱下的滋味。

 

长期压抑之下,叛逆成了她发泄的唯一途径。

 

小央金成了一个野孩子,她如一只离群的小兽,用小小的尖牙去对付这个可怕的世界。


这样的日子从6岁过到9岁,那一年,母亲再婚有了新家,而小央金却独自一人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去投奔奶奶。广袤的青藏高原上,再也没有一杯属于她的酥油茶。

 远方的孩子韩红

 

 


去北京的路很远,列车开了三天三夜。

 

小小的女孩攥着那张儿童无座票缩在角落,一小包饼干是她全部的行李。

 

她最害怕过山洞,“因为山洞里有妖魔鬼怪”,能给小央金保护的,只有窗边薄薄的蓝色布帘。

幼年韩红(左)

 

“一路上,笼罩着我的,只有恐惧。”

那是对独自出门的恐惧,更是对未来生活的恐惧。9岁的她,不知道下车后迎接自己的,会是幸运还是新的苦难。

绿皮车终于停止了摇晃,小央金随着人潮走出偌大的北京站。

8月北京燥热的空气扑面而来,一双苍老的手牵起瘦小的女孩,奶奶和叔叔将她带回了家。

青藏高原上的央金卓玛,成了北京胡同里的韩红。

 

梨花又开放韩红 - 我是歌手第三季 第2期

 

 

 

韩红与奶奶



原始社会亦称“原始公社”、“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形态。人类产生的过程也就是原始社会形成的过程。它存在了二三百万年,是截至目前人类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社会发展阶段。生产力极其低下是原始社会发展缓慢的根本原因。社会生产力的主要标志是使用石器工具。劳动的结合方式主要是简单协作,人们之间的分工主要是按性别、年龄实行的自然分工。人们单身无力同自然界进行斗争,为谋取生活资料必须共同劳动,从而决定了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同时,人们在劳动中只能是平等的互助合作关系,产品归社会全体成员共同占有,实行平均分配。原始社会社会组织经历了原始群和氏族公社两个发展阶段。氏族是原始社会的人们以血缘关系联结起来为特征的共同生产和生活的基本经济单位。氏族又经历了母系氏族和父系氏族两个阶段。前者表现为,妇女是氏族的主体,氏族成员的世系按母系计算,财产由母系血缘亲属继承; 后者表现为,世系按父系计算,财产按父系继承,氏族领导权落在男子手中。原始社会没有剥削,没有阶级,因而也就没有国家,一切重大问题都由全体成员参加的氏族会议作出决定原始社会是以亲族关系为基础,人口很少,经济生活采取 北京人原始人群 北京人原始人群 平均主义分配办法。对社会的控制则靠传统和家长来维系,而无习惯法和政府权力。在典型的原始社会里,没有专职的领袖。年龄与性别相同的人具有同等社会地位。如有争执就按照传统准则进行调停,人们普遍遵守这些准则。世界各地都有原始社会,形式多样。有些以狩猎和采集经济为主,有些则以渔业为主,或者以简单的自然农业为主,部落组织是某些原始社会的特征,但是并非所有的原始社会都有这一特征。根据文化进化论者的学说,有些原始社会保持著平均主义的性质,但另一些则已经逐步变成等级制度的社会,并进而发展成为酋长领地,其组织形式更为复杂。原始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一阶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世界上有哪个民族没有经历过原始社会。人类出现,原始社会也就产生了。但是他的消亡则各地参差不一。处于原始社会的人类生产力水平很低,生产资料都是公有制的。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出现产品的剩余之后,就出现了贫富分化和私有制,原先的共同分配和共同劳动的关系被破坏,而被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所代替。原始社会的特征之一是:当环境稳定,与它种文化接触又有限之时,这些社会不易变化,至少变化速度不易觉察。而西方文化则是由此发端,不停地发生急剧变化——有时以爆炸性的速度变化着。原始社会分为原始群、氏族公社,或三期原始群、血缘家族。按照人类体质发展,正在形成中的人和完全形成的人,即从猿人、古人到新人。中国的原始社会,起自大约170万年前的元谋人,止于公元前21世纪夏王朝的建立。原始社会经历了原始人群和氏族公社两个时期。氏族公社又经历了母系氏族公社和父系氏族公社两个阶段。元谋人是已知的中国境内最早的人类。北京人是原始人 三皇 三皇 群时期的典型。山顶洞人已经过着氏族公社的生活。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氏族和黄河流域的半坡氏族是母系氏族公社的繁荣时期。大汶口文化的中晚期反映了父系氏族公社的情况。传说中,黄帝是大约4000多年前,生活在黄河流域原始部落的部落联盟首领。他提倡种植五谷,驯养牲畜,促使这个部落联盟逐步强大。他曾率领部落打败黄河上游的炎帝部落和南方的蚩尤部落。后来炎帝部落和黄帝部落结成联盟,在黄河流域长期生活、繁衍,构成了以后华夏族的主干成分。黄帝被尊奉为华夏族的祖先。现 在把中华民族称为炎黄子孙,就是这么来的。黄帝以后,黄河流域部落联盟的杰出首领,先后有尧、舜、禹。那时候,部落联盟首领由推选产生。尧年老了,召开部落联盟会议,大家推举有才德的舜为继承人。尧死后,舜继承了尧的位置,舜年老了,也采取同样的办法把位置让给治水有功的禹。这种更替首领位置的办法,历史上叫做“禅让”。随着生产的发展,产品出现了剩余,集体劳动逐渐被个体劳动所取代,由此产生了私有制,随之也出现了阶级。氏族中出现了贵族阶层和平民阶层。到了末期,以血缘关系结成的氏族开始破裂,一些氏族成 原始社会 原始社会 员脱离自己的氏族,到别处和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们杂居,同时氏族也不断接纳外来人,于是出现了按地域划分的农村公社。到了这时,原始社会基本上就已经瓦解了,不同阶级之间出现了斗争,随着情况的深化就出现了国家来对人民进行有效的统治。许多文明的原始社会解体后都进入了奴隶社会。事实上,阶级思想在更早就已经产生。在新石器时代末期,人类已使用天然金属,后来学会了制作纯铜器。但是由于纯铜的质地不如石器坚硬,不 原始社会 原始社会 能取代石器,这一时期也称为金石并用时代。到了公元前3000~前2000年左右,人类学会了制造青铜,进入了青铜时代。到了公元前1000年~公元初年,随着铁器的使用,人类进入铁器时代。从金石并用时代到铁器时代,是原始社会的解体时期,也是阶级社会形成的时期。世界各地阶级社会的出现几乎都和金属出现的时代相关,唯一例外的是美洲的玛雅文明。不同文明其原始社会解体的过程也不一样,在埃及和两河流域,原始社会在金石并用时代就已经解体,而在其他一些地区,则是在青铜时代或铁器时代才发生解体。这一时期,生产有较大发展。出现了三次社会大分工。随着农业和畜牧业在生产中的地位的提升,男性逐渐取代女性取得了社会的主导地位,父系氏族公社形成了。在父系氏族公社内,出身和世系按男子的系统计算,实行父系财产继承制。夫居妇家制度变成了妇居夫家制,不稳定的对偶婚逐步向一夫一妻制或一夫多妻制过渡。妇女的地位逐渐下降,父系氏族首领改由男子担任,氏族议事会由各大家族的族长组成,原来由全体成年男女参加的氏族议事会,如今由全体成年男子参加。两极世界理论分析指出,农业发明以前,人类社会的进化动力来自自然界威胁;农业发明后,部落间对土地的争夺代替自然界威胁成为了人类进化的主要动力,推动人类社会组织从母系氏族公社形式经过一系列诸如“服役婚”“产翁制”等过渡形式转化为父系氏族公社形式。与原始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相适应,原始社会社会组织经历原始群、母系氏族组织、父系氏族组织的发展。原始氏族组织是按血缘关系为基础自然形成的联盟,也是全体氏族成员进行民主管理的自治组织。氏族议事会是由氏族全体成员组成的,是最高的议事机关,一切重大的事情都由全体氏族成员平等地讨论决定,不存在专门管理社会的特殊权力机构。氏族首领是在社会生产和管理活动中产生出来的德高望重的长者,他们没有任何特权,与其他氏族成员一样平等地参加劳动和分配劳动产品,他们的权威来自于他们自身的良好品质和氏族成员对他们的信任。在原始社会,通过道德规范、宗教规范特别是习惯来调整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氏族习惯是人们在长期的共同生产和生活中逐渐形成和演化,世代相传,成为氏族成员内在需要和外在自觉的行为模式或行为惯性。这些社会规范涉及公共管理、婚姻家庭、财产继承、渔猎耕种、产品分配、血族复仇等方面,如严禁氏族内通婚、相互帮助、实行血族复仇、组织渔猎、采集和原始农业生产、平均分配产品、共同举行宗教仪式、参加氏族公共事务的讨论和管理等。这些社会规范是由生产力极端低下所决定的,与当时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相适应,维持了原始社会的生产秩序和生活秩序。原始社会以习惯为主的社会规范体现了全体氏族成员的共同利益和意志,依靠氏族部落领袖的威信、社会舆论和人们的自觉遵守来保证其实施。

 

 

她一边干活,一边故作成熟地说:“奶奶,您看我多会干活儿,而且我不喜欢吃肉。”

小脸上的笑容里写满了讨好,而奶奶看到的,却只有辛酸。

生活之下,9岁的韩红,早已不像个孩子。

老太太扯了扯孙女旧裤子上接长的那一块破布,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乖孙女儿,奶奶不用你干活,以后啊,家里的肉都给你吃。”

从此以后,有奶奶的地方便有家。

 

思念谁韩红 - 红

在奶奶的陪伴下,韩红渐渐地懂了什么是爱,然而由于父母缺位,满身尖刺依旧是她抵御这个世界的铠甲。

 

她成为学校里的一霸,但凡谁说她一句不是,就免不了一顿拳打脚踢。虽然在奶奶的教育下,她略微有所收敛,不再与旁人计较。但是音乐却是韩红心中不能触碰的底线。

 

然而偏偏有好事的同学说她唱歌“怪里怪气”,气急的韩红把说这话的同学打得住进医院。韩红也因此被学校开除。

 

孤僻,霸道,离开学校的韩红没了未来,也没了朋友。能够陪着她的,只有音乐。

“我懂音乐,音乐也懂我,我想说的话都在音乐里,在音乐面前,我无需伪装。”

 

 


在韩红心里,音乐是一种救赎,它能安慰自己孤独的心灵,也能带来收益以养活自己和奶奶。

 

音乐,是让她活着的一种方式。

 

在那个年代,比赛是跨进音乐行业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法。


只可惜,每每登台,评委的评价总是“唱功不错,形象欠佳”。

 

落选回家,她躺在窄床上盯着天花板生闷气,时不时想起5岁那年合唱团老师曾经说过的话:“登台演出这件事不适合你。”

 

那是一次合唱团领唱选拔,小韩红因“一口闭”(刚一张嘴就闭上了)落选,不仅没当成领唱,没过几天,连唱和声的资格都没有了。

 

那时阿爸阿妈尚在,他们陪在小女儿身旁,给她鼓励。女孩也坚信,自己以后依然会唱下去,落选的小小烦恼很快被抛在脑后。

 

只是如今,屡屡受挫的韩红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的确不是做歌手的料。

 

之后的日子里,她依然辗转于赛场,依然失望而归。

 

直到 1985年年底,碰壁3年的韩红终于捧回全国首届“金孔雀”杯声乐大赛北京赛区优秀奖证书,她和奶奶兴奋得一连几夜都没有睡好。

 

第二年,韩红被招进了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

 

 

 

本以为纵情歌唱的日子就要来临,命运却让她走上了另一条路。

 

一纸调令,韩红从文工团去了通讯站。

 

部队纪律严明,没了舞台,韩红便再也没有自由歌唱的机会,她只能在活动时间偷偷地唱上几句。

 

9年通信兵生涯,她不曾忘记音乐梦想。

 

终于在1995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同年,她带着奶奶卖冰棍糊纸盒攒了整整10年的30000元,拍出一支MTV,《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MTV

 

 

“孙女儿,奶奶不懂什么MTV,但知道你爱唱歌。这些钱你拿去,奶奶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拿着奶奶的血汗钱,她誓要搏出个名堂。

 

事实证明,韩红赢了。她一路过关斩将,获得中央电视台音乐电视大赛铜奖。

 

就这样,韩红从高原唱到部队,又从部队唱到中央电视台,那一年,她24岁。

 

在千禧年,韩红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签售那天,队伍从西单排到了六部口。随手打开广播,播放的不是《天路》,就是《美丽的神话》。

 

《美丽的神话》MV

 

韩红火了,商演邀约纷至沓来,音乐类奖项也拿到手软。


与荣誉相伴而来的,是她从未拥有过的大笔金钱。

 

然而,人在最明亮时总是最迷茫,最繁华时也总最悲凉。


从前纯粹热爱的音乐俨然成为商业利益的工具,原本一心唱歌的韩红,也被资本裹挟着陷入金钱构成的洪流,她开豪车,出门带助理,整日戴着墨镜口罩,有人说她“目中无人”、“不可一世”


后来,韩红评价那时的自己——“小人得志”。

 

唯一的安慰,是辛苦一生的奶奶,终于不需要靠卖冰棍艰难谋生。那个抚养自己长大的老人,是韩红混沌世界中唯一温暖明亮的火光。

 

韩红奶奶

 

 

可惜,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2005年的春天,奶奶因脑溢血猝然离世。

 

韩红坐在曾和奶奶相伴乘凉的老树下,看着阳光慢慢退出院子。小院里,再也没有人听她唱歌了,再拿奖,也不知该去给谁看了。她感觉自己仿佛一块漂在海上的海绵,很轻,就那样漫无目的地漂着,没有归宿。

 

奶奶走后,儿时入骨的孤独感汹涌来袭,韩红又一次成为“孤儿”。

 

她坠入抑郁的深渊,只穿黑衣,食素,一支又一支地吸烟。站在窗边,她只想一跃而下,仿佛只要张开双臂,便可以飞向有奶奶的那个世界。

 流浪韩红 - 感动

 

3年的时光逐渐涤荡了悲伤,她不再日日回想奶奶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但奶奶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对她的嘱咐,韩红始终不曾忘记:“大红,什么时候奶奶不在了,你不能忘记要做好人,行善事。”


韩红慢慢想明白,如今这世上已经没有人爱我,那我去爱别人便好。

 

自那之后,慈善成为韩红与生命和解的一种方式。

 

她将目光投向两个群体,老人和孩子。

 

 

 

公益活动中的韩红与老人

 

 

在韩红心中,那些老人是奶奶;而孩子,便是儿时的自己。

 

其实早在9岁去北京的那趟列车上,慈善的种子就已经在韩红的心中种下。

 

借她床铺的列车员,送她盒饭的乘客,无边恐惧中,她们的小小善意,给了小女孩勇气与温暖。善良的力量,韩红要记一辈子。

 

2000年的央视3·15晚会上,一曲由韩红创作的《天亮了》感动了无数观众。


天亮了韩红 - 醒了

 

那首歌中,藏着一个故事:1999年贵州马岭河风景区缆车发生事故,数人丧生,缆车坠落,一个幼童被父母高高托起。救援人员赶到时,他在死去的父亲怀中,安然无恙。

 

他的幸存,成为那起事故的奇迹。

 

听到故事的韩红为奇迹作出这首《天亮了》。一曲终了,歌里的男孩成了韩红的儿子,他是她生命中收养的第一个孤儿,取名韩厚厚。

 

 

 

韩厚厚(右)

 

 

从那天起,她决定以后再也不要孩子,她要将自己没能得到的母爱,都奉献给这个幸存的小孩。

 

时至今日,韩红已经收养280余名孤儿,直接或间接资助的孩子更是不计其数。

 

曾有人问韩红:“你对家的定义是什么?”

 

她的回答是“一个能让我静下来,定下来的地方。”

 

自从奶奶离去,她曾认为自己将一直流浪,直到在孩子们中间,她找到了安放漂泊之心的海港。

 

在公众面前,她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字,也是“孩子”。

 

从2008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起,韩红的提案几乎全部围绕儿童权益。其中关于女童的相关提案,在她10年的任期中已经提了9年。

 

 

 

政协会议上的韩红

 

 

“孩子的问题迫在眉睫,即便我的任期即将结束,但我也会请求连任的同事们继续提下去!”

 

她本不是儿童问题专家,为弥补自己专业知识不足,便邀请专业人士出谋划策,如今,她团队中的律师已经增加到26位。

 

没有翅膀也要飞翔韩红 - 空

 

有人告诉韩红,做人不能太单纯,需要一点城府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立足。她只说:

 

“我韩红不要什么城府,我也不管谁说什么话,我这辈子只问自己帮过几个人,做过几件事!”


一路跌跌撞撞,韩红从未改变,也从不畏惧。

 

从2011年起,韩红便发起“百人援助”系列公益活动。迄今为止,7年时间里,韩红带领近200人的团队为陕西、内蒙古、新疆、青海等省送去公益医疗服务,直接受益群众达上万人次。

 

 

 


与许多明星兼做公益不同,韩红在公益中几乎投入了全部的精力,音乐事业也一再搁置。

 

每一次援助,她都亲自带队驾车行在路上。路况复杂、高寒缺氧,200人的团队与现场上千的乡亲她都要一一顾及。


一路上多虑、少眠。办一场义诊,她的头发白了一半;上一次高原,她的心脏落下了病根。

 

但只要切实地解决了乡亲们的病痛,韩红就觉得一切都有意义。


家乡韩红 - 雪域光芒

 

 

 

 

从前她认为,做慈善不必宣传也不该声张。但在2014年,某些明星接连因吸毒被抓,污点艺人的消息占据了新闻的满屏满版。韩红决定,在这一年的“百人援青”项目中,将媒体邀请至援助队伍中去。

 

 

“我以前做公益不敢宣传,怕人家说我是作秀,但如今头条都被那些吸毒嫖娼的人占着,多我一个韩红做慈善秀就怎么了?”

 

 

果然“百人援青”相关节目一经播出,铺天盖地的质疑再一次涌来。


人们只看到她说话直接“颐指气使”,故意忽略她对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母亲拍着胸脯说“这个孩子,我来救”;


人们说她号召明星出资捐助“道德绑架”,忘记她在白血病患儿会诊中,毫不犹豫地说“需要的20万经费,我来出”。

 

韩红深知网络中的恶意,但既然走出这一步,她便不会再退缩。


“我知道会有人骂我,但我老韩不怕。我们中国人对于慈善事业参与度不如外国,我要的就是关注度,才能带动更多的社会资源投入到慈善里面来。我个性就这样,你们爱骂什么骂去,我把评论关了,我也不看了。我把事儿做到了就行了。”

 

 

 

 

如“百人援助”这样的大型慈善项目,韩红每年都会组织一场,除此之外,还会有两三个小型项目。

 

平均一场“百人援助”活动救助5000人,需要资金超过2000万,筹钱,是韩红每年必做的功课。

 

日后与朋友聊起,她说:“那时候的我,绝对是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的。”有时别人当面答应给予资助,但转头对方就玩起消失,眼看项目开展资金却无法到位,她只能厚着脸皮,再去求人。


为了慈善,一向高傲的韩红愿意折腰。


如果资助不够,她就掏出家底把钱往里砸。

 

她不买房,不置业,不消费奢侈品。因为内心足够富有,她不再在意物质享受。其实,她也无力再负担物质上的更多压力。


也曾有人劝她,让慈善的脚步停一停,去参加一些商演、综艺为自己做积累。韩红婉言拒绝:“我能维持每天的一粥一饭就够了,即便赚来钱,我也会投入到慈善中。”


她的所谓的一粥一饭,有时就是馒头蘸着辣酱,再配上一碗清粥。

 

 

 

 

这些年,韩红在公益事业上已经投入了上亿资金,其中很大部分,都是她这些年来的积蓄。


从青海回来的第二年,韩红终于走上了某综艺的舞台。


朋友说:“看来老韩是真的穷了,否则她也不会上这些活动。”


这一次韩红也没有否认:“这些年做慈善,我的确快捐空了。”


向来远离娱乐的她之所以选择去参与,一半为酬劳,而另一半也为音乐。


韩红以为在这档音乐真人秀中,可以让因为慈善活动已经离开音乐许久的她有一个可以展现真我的机会,也可以给她一个自由演唱的舞台。

 

只可惜,3个月的节目录制,是非争议不断,韩红成了炮灰。


当获得倒数第二名,她情绪略显低落时,有网友觉得她好胜心太强,输不起;


当她发出微博,号召主办方一同参与公益时,有人留言:“天天嘴上慈善,心里阴暗。”


几期节目,韩红被喷得体无完肤。这种骂声在她凭“天”获得歌王称号后达到了顶峰。


 

 

韩红在节目中演唱《天路》

 

 

甚至二十年前她说“想要成为中国最优秀的女歌手,梦想是站上格莱美舞台”的所谓“妄言”也被重新拿来嘲讽。

 

 

那时的韩红直言“我的确没有娱乐精神”,选择将自己从纷纷口舌中抽离,不理会那些污言秽语,对于节目也很少再提。

 

 

直到几年后的采访中,记者问她:“经过那次节目,你吸取到了怎样的经验教训?”

 

 

韩红笑笑说:

“教训是用伤痛换来的,这次谈不上教训。但我得出一个经验——真人秀上太真的人,都输了。现在我已经不在意那么多,我只坚持我该做的事就够了。”

 

 

用最清澈的歌声歌唱这个世界,用最纯粹的心灵去帮助众生的她,的确不该再承担那样多的骂名。


绒花韩红 - 红

 

出道23年,慈善19年,韩红的一切都是通透的,或好或坏她都坦然地展露给世人看,毫无隐瞒。

 

她说:

 

“我一直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憨很傻,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不减肥,不说谎,不作假,不虚伪,我用我的良心一点一点摸爬滚打。有人说我很笨很傻,很容易就可以赚到我的便宜,我告诉他们,我笨就有我笨的作为,不知索取;我做公益,没有结果,没有答案。所以最终的答案更接近天意。”


如今,那个曾在火车上孤独害怕的女孩已经48岁。

 

她将人生的大半时光都献给了音乐与慈善。

 

它们一个治愈她的童年,另一个,告慰她的中年。

 

从青藏高原一路走来,她以为自己只是一个用生命歌唱的小孩;渐渐地,她给了更多孩子歌唱生命的机会。


现在,她是280多个孩子的妈妈,也是上万被救助乡亲的恩人。曾经教会她善良的奶奶已经故去14年,每每提起,她依旧泪流满面。

 

奶奶生活过的那间小屋,韩红一直不曾重新装修,只是收拾得干干净净。

 

“我怕重新装修后,奶奶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身为藏族人的韩红相信轮回,她希望在下一世:父亲健康长寿,母亲不会再将自己抛下,可以有一个幸福安宁的家;希望自己可以多读书,去偏远山区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医生;希望世上的每一个孩子都永远被爱,每一位老人都健康安泰,希望自己依旧可以成为歌手,奶奶还是自己的奶奶......

标签:社会民生,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