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初中生捅死“校霸”被判8年:曾遭多次殴打,被强迫决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15岁的初中生陈泗翰曾被“校霸”打到鼻青脸肿。终于在又一次冲突之中,他选择用刀捅向“校霸”的胸口。

15岁的初中生陈泗翰曾被“校霸”打到鼻青脸肿。终于在又一次冲突之中,他选择用刀捅向“校霸”的胸口。

因犯故意伤害罪,陈泗翰被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同校55名初三学生自发写了一封联名信,希望法院“看到他是被迫反击,才将人杀死的事实”,对陈泗翰从轻判罚。

至今,陈泗翰家属仍在“喊冤”,他们认为,儿子在持续遭受校园欺负的过程中,为防止被对方伤害,以刀杀死对方,属正当防卫。

被欺负的一天

2014年4月30日,陈泗翰15岁,在瓮安四中念到了九年级,还有不到两个月,他就要参加中考了。那天一早,他在学校食堂买早餐,排队时,站在前面的同校学生李东踩了他一脚。因为这一脚,两人发生争执;随后不到一天时间,两人的命运也都因为这一脚而改变。

在老师和同学看来,陈泗翰是个成绩好的老实孩子,从来不混那些圈子。

远离不代表安全。“那些人就爱找茬儿。”陈泗翰的同学林茵茵回忆,他们经常随机选择打人对象,“陈泗翰这种被选中者,没有选择,选择权在对方那里,要么他们不打,要么他们打。”

陈泗翰的多位同学告诉记者,选择是随机的,这种不确定性某种程度上为校霸们树立权威。打人者三五成群,被打者经常势单力薄,几次下来,强者更显强悍。

当天早上在食堂排队时,李东可踩了陈泗翰的脚,说“我喜欢踩”。陈泗翰回嘴,对方七八个人,一起打陈泗翰。

琐事很容易成为校园案件的导火线。根据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校园暴力案件中,55.12%因发生口角、小摩擦等琐事而引发。

在场的同学看到,赶紧拉开,那时候陈泗翰已经被打到脸青。食堂的阿姨看到,呵斥他们不要打架,并报告给学校老师。事情没引起重视,直到下午放学后发生血案。

冲突过后,陈泗翰坐下准备吃饭,同伴提醒他“不能吃”。饭菜里有白色的泡泡,像人的口水,陈泗翰把饭丢了,打算回教室上课。

上午9时许,陈泗翰再次被打,这次是在教学楼走廊。七八个人围上来,李东一脚踢向陈泗翰,紧接着是一耳光,陈泗翰退到厕所门口,在场的其他同学喊“不要打了”。

“但我们不敢真的去劝,只有势均力敌的人,才敢出手劝。”林茵茵至今记得当时的情形,暴力持续30分钟左右,那本是做广播体操的大课间。李东那边还是没完,要“放学后见”。

李东、陈泗翰发生打斗所在的小区

刺死校友

李东要与陈泗翰“单杀”的消息早在学生中传开。这天是4月30日,第二天便是“五一”放假,大约下午4时45分,学校提早放了学;陈泗翰想等表哥、表姐来接他,不想与李东“单杀”,几名同学担心陈泗翰的安危,一直在学校陪他,到五点钟。

随后,在小区内,陈泗翰看到那里已经站了很多人,“我都不认识,有点害怕,就用左手去摸了一下荷包,东西摸出来,看到是一把卡子刀。”

贺函的证词与陈泗翰的供述并不一致。贺函称,在小区门口,陈泗翰问他“有没有刀”,贺函说“有”,但未给陈泗翰;当李东拉扯陈泗翰进小区内时,“陈泗翰拍了一下我的腹部,意思是叫我把刀给他”,贺函将刀摸出递给陈泗翰,陈泗翰接过,悄悄放入衣服口袋内。

据数名现场学生证实,下午5点半左右,曾经瓮安四中的“大哥”李成龙骑着电动车过来,对李东说,“你不把他(指陈泗翰)杀躺在医院,你不要来见我。”进到小区后,李东开始对陈泗翰进行殴打,一上来,就是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

随后,双方发生打斗,均动了刀。

该案一审刑事判决书中称,经审理查明,“在殴打过程中,陈泗翰将卡子刀拿出来杀在李东的胸部,李东就用随身携带的卡子刀杀在陈泗翰的左背部,接着陈泗翰又用卡子刀杀在李东的胸部后就跑了。”陈泗翰跑后,李东拿着卡子刀在后面追,追赶途中,扑倒在地。

陈泗翰受伤后逃至此处寻求救助

与此同时,陈泗翰跑到瓮安县城中街治安岗亭要求救助,后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经法医鉴定,陈泗翰的伤系锐性损伤,构成重伤二级。

当天下午6时许,陈泗翰的父母正在准备晚饭,等儿子回家吃饭,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知道儿子受了重伤,立刻从福泉市租车赶到瓮安。

谁先动的刀?

瓮安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该案时,陈泗翰辩护人认为,陈泗翰依法不负刑事责任,即使要负刑事责任,依法也应在3年以下处以刑罚,并适用缓行。

其辩护人认为,陈泗翰在等待表哥的过程中,李东多次说“你哥五点半不来你就得死”等话,这句话能清晰证明,陈泗翰表哥五点半不来,陈泗翰就会有生命危险,这种危险虽然还未具体进行,“根据李东肆无忌惮、心狠手辣的性格,并且李东身上带有刀,陈泗翰的生命处于危险边缘。”

其辩护人认为,根据证人证言,李东、陈泗翰三次打架,均由李东无端挑起,所有的打架始末,陈泗翰一直都在想方设法避免,每次打架,陈泗翰始终是被动,没有一次是主动的。

其辩护人还称,“李东的第一次刀伤,虽然是陈泗翰拿刀首先伤到李东,但这是用手挡防卫李东进攻殴打的动作,没有用进攻方式防卫的动作;第二刀是李东刺伤陈泗翰后,陈泗翰本能的反应。根据这一过程,陈泗翰没有用刀伤害李东的故意,谈不上有放任伤害的举动。”

“陈泗翰在主观上有追求伤害对方的动机和故意,客观上实施了用卡子刀刺杀对方胸部,并致对方死亡的严重后果。”瓮安县人民法院认为,陈泗翰的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法定构成要件。

多份供词显示,陈泗翰、李东在殴斗中谁先动刀,多名证人有不同的说法。

2019年春节,陈泗翰在少管所给父母寄来贺卡

是否正当防卫?

2014年10月28日,因犯故意伤害罪,陈泗翰被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陈泗翰及家属选择上诉,认为陈泗翰“具有正当防卫及自首的法定减轻、免除处罚情节,一审量刑过重”,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陈泗翰同校55名初三学生自发联名向法院写了一份《关于请求轻判陈泗翰同学的请求信》。联名信中写到,希望法院“看到他是被迫反击,才将人杀死的事实”,对陈泗翰从轻判罚。

签署联名信的学生中,有9名是该案目击证人。

陈泗翰同学向法院写联名信请求对陈泗翰轻判

案发后,陈泗翰因受重伤,被取保候审。

案发后,瓮安四中仍为陈泗翰颁发了毕业证书

3月21日,瓮安县人民法院相关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该院在审理陈泗翰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中,最终作出判处陈泗翰有期徒刑8年的决定,“双方都是比较接受的。被害人家属毕竟失去了一个儿子,需要考虑到对被害人家属情绪的安抚。”

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在当时的司法环境中,“正当防卫”意识并不太明显,在实务中很难判定。

该工作人员说,虽然在判决书文书中,没有描述陈泗翰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质的内容,但是,“我们最终考虑到案件的实际情况,做了一个从轻的处罚。”

一审判决书内容

至今,陈泗翰家属仍在“喊冤”,他们认为,儿子在持续遭受校园欺负的过程中,为防止被对方伤害,以刀杀死对方,属正当防卫。

2018年12月,陈泗翰家属向贵州省高院递交申诉状,请求重审本案,遭驳回。

2019年3月,陈泗翰家属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申诉状,请求再审该案,最高院接收了相关材料。

标签:社会民生,校霸,初中生捅死校霸

精彩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