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女孩下体流血不止称遭老师殴打,校方:2名男同学用笤帚戳伤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1月13日,网传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学生受伤,引起网民广泛关注。

近日,有网友爆料,甘肃庆阳宁县一8岁小女孩疑在学校被打致下体出血。14日,记者从宁县公安局了解到,目前警方已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有结果后会进行通报。宁县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称,教育局已了解此事,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介入,一切以公安机关调查为准。

据网友爆料,受伤女孩姓赵,是甘肃庆阳宁县和盛镇杨庄村人,就读于当地杨庄小学一年级。事情发生在2018年12月14日,事发当天女孩放学回家时一身血,“书包里装着一大堆擦过血的卫生纸,秋裤变成血裤,回家后还在不停流血,镇上的医院不敢接收,只能去西安的医院救治”。 爆料称,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据称是因为学校一位老师的口红丢了,该老师曾找到受伤女生,怀疑是被她拿去,并将女生的奶奶叫到学校,让奶奶赔钱。后因没有证据证明口红确实是受伤女生所偷,没有赔偿。等女孩放学回家后被发现流血不止。

家属将孩子送往西安市儿童医院。在家属出示的一张西安市儿童医院手术记录中,记者看到,婷婷于12月15日5时40分接受手术,手术前诊断为会阴外伤,手术后诊断为阴道壁损伤。在西安治疗好转后,婷婷被家属带回庆阳,孟先生告诉记者,昨日婷婷突然说肚子疼,又住进当地医院。

此外,爆料中还称,受伤女孩的家庭条件比较特殊,父亲智力差,没有妈妈,爷爷奶奶年迈,女孩在学校受尽同学欺辱。王主任还告诉记者,受伤女孩属于村里的精准扶贫户,爷爷奶奶已经70岁高龄,有一个父亲,有劳动能力但智力有些问题,母亲生了女孩就跑掉了,所以村里给定的精准扶贫户,享受二类低保。王主任还透露,女孩的爷爷还捡了一个男孩,是一个聋哑人,村里给联系到当地一所聋哑学校上学,并给报了五保。

校方:与老师无关,2名男同学用笤帚戳伤

家属介绍,12月15日,丢口红的老师在自己的宿舍里找到了丢失的口红。关于婷婷被怀疑遭殴打致下体出血一事,家属称,杨庄小学事后告知家属,婷婷是被两名男同学用笤帚戳伤,跟老师没关系。警方调查是同班两男生用笤帚戳伤其下体,相关部门正处理中。

后续

“橡皮”还是“口红”,甘肃女童事件不能成为“罗生门”

1月13日,网传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学生受伤,引起网民广泛关注。现就宁县公安局、宁县教育体育局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经查,2018年12月14日下午2时左右,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一年级学生马某某(男,7周岁)、赵某某(男,6周岁),怀疑同班同学赵某某(女,8周岁)偷拿了马某某的一块橡皮,并借赵某某(男)的一元钱未还,二人对赵某某进行推搡殴打,致其倒地后二人又将其裤子脱掉,用教室里的笤帚把对赵某某的下体进行乱打乱戳,致其下体受伤。

下午放学回家后,赵某某奶奶发现孙女受伤情况,随即告知杨庄小学校长杨德荣。遂将赵某某送往宁县和盛医院、庆阳市人民医院进行初步诊治,后又连夜转往西安市儿童医院进行治疗,诊断为阴道壁损伤,于19日出院并建议回家休养。21日经家属要求,赵某某再次在宁县和盛医院住院,30日治愈出院。

学校先后支付治疗费及其他费用13464元(其中治疗费9146元)。2019年1月11日,赵某某到校参加期末考试。1月13日,经家属再次要求,赵某某住进和盛医院观察治疗。治疗期间,县教育部门有专人陪护心理疏导。2018年12月15日,根据赵某某家属报案,县公安局、县教育体育局开展调查,并协调解决后续事宜。

公安部门查明全部事实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二条、第八条之规定,涉事马某某、赵某某因年龄未满14周岁,不予处罚,责令马某某、赵某某监护人严加管教,并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该事件暴露出我县在学校管理和未成年学生思想道德教育方面存在薄弱环节,县委、县政府责成教育主管部门在全县中小学深入开展学校管理和学生思想道德建设排查整治,坚决消除各类隐患。决定免去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杨德荣校长职务,给予警告处分;免去宁县和盛镇杨庄小学副校长李吉红副校长职务,给予记过处分;对宁县和盛学区主任段志伟告诫约谈,并责令向县教育体育局作出深刻书面检查。

宁县公安局 宁县教育体育

2019年1月15日

官方对事件通报后,网友的讨论没有结束,一方面,事件事实尚不清晰,按照官方调查来看,事件的起因是女童被怀疑偷拿了同学的一块橡皮;而按照家长的说法,事件的起因则是老师肖某某丢失了一支口红,认定是女孩赵某某偷的,当天下午便把女孩奶奶叫到学校,索要赔偿口红几百块钱,奶奶没有给钱便走了。按家长的转述和孩子的自诉:事后老师不仅对其殴打,还叫了多名同学参与殴打,同学把她的裤子脱掉,用教鞭戳捅她的下体,老师就站在一旁看着。

当地官方通报里却没有提及老师丢口红的事,而是将其归结为同学之间的纠纷。依其说法,涉事校方充其量只有照顾不周的轻责,这跟家属方的说法无疑有很大出入。

除了案件本身,后续处理也牵动着众多网友的心,由于涉事马某某、赵某某因年龄未满14周岁,没有收到处罚。受伤女童奶奶告诉北青报记者,事发时,其中一男孩家属曾给过一百元,此后两男生家属再未现身,也未赔偿。在学校受伤后,女童婷婷很害怕上学。婷婷奶奶告诉记者,现在全家人都发愁明年开学后孩子去哪上学,“她爷爷快80岁了,我也74了,家里没也没个主要人”,婷婷奶奶说,现在婷婷一听到老师就害怕,说老师在学校她就不敢去上学了。杨庄村村党支部书记贺丙乾则告诉记者,目前婷婷尚在医院治疗,至于孩子今后上学问题,等孩子康复后,村里会与家属协商此事。

在该事件中,有无教师虐待仍待查究,不宜妄断。但跳出个案,不准虐待、殴打孩子无疑是教师职业的红线,很多人担心个别老师越过红线,甚至变通着搞虐待:自己不动手,教唆学生殴打学生,让自己的手上不沾血,达到用暴力控制班级的目的。这类现象确实存在,也成了此事引发公众担心的现实基础。

家长与女童的说法确实是单方指控,但也必须严肃而审慎对待。若是属实,那涉事老师就构成“教唆犯”,依照《刑法》第29条规定: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如果不属实,那显然也该还班主任以清白。

就当下看,按当地官方的通报,事件无疑颇多蹊跷之处。一年级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推推搡搡很正常,但把女同学的裤子扒下来,用笤帚捅阴部这么恶毒阴损的伤人的招数,是从哪里学来的?其心理健康值得引起警醒。

退一步说,如果真的跟老师无关,如此严重的伤情,作案过程有可能持续不短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里,果真就没有别的同学看见报告老师;班里发生如此恶性事件,涉事老师对此就没有责任吗?

家长控诉和官方调查之间落差巨大,而涉事老师仍在上课,疑似已“全身而退”,个中留下的疑问需要解开。希望宁县甚至省市一级的职能部门对这起学生被伤害案件负起责任,在严肃调查的基础上还原真相,最好能公开调查过程,并以强有力的证据固定事实。

无论事件的起因是“橡皮”还是“口红”,这起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恶性伤害案件,不该成为“罗生门”。

标签:社会民生,罗生门,甘肃女童事件,宁县女童事件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