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总统怼上小法官 这场官司要怎么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当地时间5日,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人提出的关于恢复移民禁令的上诉。特朗普签署这份极具争议性的禁令已经一个多星期,经历了执行、被法院冻结、被要求“解冻”、又被否决的戏剧性过程。

当地时间2017年2月3日,美国华盛顿,当地爆发大规模反特朗普游行。

大总统怼上小法官,这场大戏又有了新的“剧情”。

当地时间5日,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人提出的关于恢复移民禁令的上诉。特朗普签署这份极具争议性的禁令已经一个多星期,经历了执行、被法院冻结、被要求“解冻”、又被否决的戏剧性过程。

一个小小的联邦法官为何能叫停总统的行政令?如果巡回上诉法院二审维持原判,特朗普会罢休吗?这起案件会否打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如果进入联邦最高法院程序,结果会如何?

判决有何影响?

联邦地区法官裁决适用全美

图为:当地时间2017年2月2日,因特朗普对七国入境禁止令遭遣返的伊朗男子Ali Vayeghan,受惠于洛杉矶联邦检察官的抵制令重返美国领土,在机场受到热情欢迎。Ali Vayeghan是第一个在禁令后成功返回美国的人。

当地时间2月5日,位于旧金山的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司法部关于紧急冻结华盛顿州联邦法官暂停移民禁令的请求。上诉法院要求特朗普当局和华盛顿州方面于2月6日下午前提交更多陈述和证据,同时要求罗巴特法官在2月5日午夜前就司法部的上诉作出回应,再择日作出正式判决。

虽然这并非最终的裁决,但对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无疑是一次打击。1月27日,特朗普颁布了一项充满争议的移民禁令: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普通公民90天内不得入境美国;120天内禁止所有难民入境美国;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入境美国。这一禁令在一些政府机构和法庭间造成混乱,同时在全美诸多城市爆发抗议活动,代理司法部长耶茨也因拒绝在任何法律诉讼中为行政令辩护被解职。

“该禁令无论在司法、国土安全,还是在中东、移民事务上,都没经过严格和专业的政策评估。虽然所有人都知道特朗普会兑现竞选承诺,但这个行政令太仓促,没和相关部门协调,执行起来很困难。”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正是因为这个行政令有不合理之处,华盛顿州的民主党籍总检察长在特朗普签署禁令三天后就提起诉讼,其他一些州随后提起了类似诉讼。

2月3日,华盛顿州联邦地区法官詹姆斯·罗巴特裁定暂停执行该禁令。华盛顿州检察院宣布,根据判决该裁定适用全美。为何联邦地区法院裁决能适用全美?

刁大明解释说,联邦地区法院是联邦体系最低一级的法院,具备对违宪的司法审查权,这种情况下,如果判定违宪,这个判决不仅局限于本地区,虽然联邦地区法院法官管辖着不同的地区,但他们都是联邦宪法的捍卫者,所以一个地区法院对违宪的判决会在全美范围内适用。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咋应对?

官司或将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对于行政令被叫停,特朗普连发多条推特批评罗巴特。他警告说,法官的这项裁决会让“很多非常坏,非常危险的人进入我们国家”,并誓言要推翻这项命令。

特朗普当局的行动也非常迅速。美国司法部在4日正式提出上诉,特朗普本人以及国务卿蒂勒森、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为上诉人。特朗普一方的代理律师在上诉书中表示,法官的裁决对“总统国家安全判断力”进行猜测,同时因阻挠行政令实施而危害公众。另外,在有关何人可以进入美国问题上,总统权限基本不受司法限制。

在上诉遭驳回后、二审判决正式作出前,美国政府会暂时依从法庭决定,暂缓执行有关禁令,国务院表示恢复被取消的签证。美国海关与边境保卫局根据这项裁决允许持有有效签证者入境美国。

虽然被叫停,但特朗普还是有上诉机会的。美国联邦法院采取的是“三级两审”制:“三级”分别是联邦地区法院、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联邦最高法院。案件经联邦地区法院审结后,当事人可以上诉到上诉法院,经审查认为必要时,可进入二审诉讼程序。如果当事人对上诉法院判决不满意,可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将作出最终裁决。

不过,联邦最高法院有权选择是否受理案件。联邦最高法院以往每年会收到7000多份申请,但只会审理100多件。

但鉴于此项行政令的争议之大,联邦最高法院受理的可能性比较大。

此外,刁大明指出,一些保守州也可能会向其所属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支持特朗普行政令,如果不同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就此议题作出不同判决,那么最高法就必须介入。

特朗普之所以有信心将这场官司打下去,源于其背后的强大民意基础。民调显示,49%的美国民众赞成这一禁令,不赞成的只有41%。

最终结局如何?

新法官提名能否通过成关键

资料图:当地时间1月3日,新一届美国国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幕,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保罗·瑞安高票连任众议长。图为瑞安。 中新社记者 张蔚然 摄

如果官司最终打到联邦最高法院,结果会如何?

如今联邦最高法院8名大法官自由派和保守派势均力敌的局面(4名自由派、3名保守派和1名中间派)也为裁决结果增添悬念,特朗普新近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的能否通过参议院这一关成为关键。

有分析担忧,如果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最终获得任命,联邦最高法院有可能判特朗普胜诉。但也有舆论认为,美国各地法官多数批评特朗普的这一决定,除了华盛顿州,还有其他多个州通过司法挑战特朗普的行政令。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很可能不会放弃宪法理念而判定特朗普一方胜诉。

刁大明解释说,如案件被联邦最高法院受理且戈萨奇的提名获得通过,还有一战;若不能及时就位,很可能会维持判决。

历史上,总统行政令曾有过被联邦最高法院裁决违宪的先例。1952年,时任总统杜鲁门命令商务部长将某些钢铁企业置于联邦政府管制下,以避免劳资纠纷导致罢工,从而影响军工生产。联邦最高法院最终裁决杜鲁门这条行政令违宪。

“除了通过司法裁定对行政令纠偏,还可以通过立法手段,如通过预算法和拨款法案不给该行政令拨款。但目前共和党人主导国会,因此只可能通过司法手段。”刁大明说。

另一方面,如果案件进入联邦最高法院程序,那么审理至少需要4到5个月时间,而特朗普的这项移民禁令最长时间只有120天,很可能不会等到最高法院的裁决。

此外,除了用打官司的方式进行纠缠,特朗普还可能推出新行政令,因为他背后有强大民意,这种拉锯战也反映出民意对峙的鸿沟。刁大明表示,这起事件反映出美国社会撕裂度在加大,特别是在重大事件上的对立。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标签:国际新闻,美国总统,法官,特朗普,移民禁令,入境禁止令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