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落地到隔离“最后一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东客运站,广州入境人员专项服务口岸协调组组长冯飚已十多天没回家。他要协调各方,把入境广州的旅客无缝衔接转送至目的地,不能有一个遗漏。

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东客运站,广州入境人员专项服务口岸协调组组长冯飚已十多天没回家。他要协调各方,把入境广州的旅客无缝衔接转送至目的地,不能有一个遗漏。

    在深圳宝安机场入境旅客转送点,深圳市宝安区政府执行专员金伟斌就像一个“大管家”,既要对接海关、边检、卫生健康、机场等部门,还要解决旅客分流时的突发情况。

    港珠澳大桥口岸24小时运转不息,从香港入境的旅客在这里返粤。珠海市商务局陆空口岸科科长周俊锋和同事们已更新了六版工作指引,“指引越详细,效率才会高。”

    0时到24时,这是广东各机场、口岸入境旅客转送工作专班的工作时间。这个由各地商务、应急管理、卫生健康、交通运输等部门抽调人员组成的工作专班,24小时不间断协调各地市车辆衔接、入境人员登记、分流接送、后勤保障和数据汇总。

    从入境旅客落地到安全抵达目的地隔离,一条“无缝衔接”的转运链由此诞生。

    09:00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

    “让入境旅客无缝转送至目的地”

    “即将有国际航班抵达白云机场,请做好人员转送准备,本次共有42位乘客旅行目的地为广州。”上午9时,冯飚刚来到白云机场旅客转送集散区上班,立刻就收到来自机场海关的消息。他赶紧把消息转发给广州各区的联系人,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

    每隔几分钟,他的手机就会响起,微信上还有1000多条未读信息等待处理。冯飚从事口岸工作已有20多年的时间,从未感受到如此大的压力。

    “要把入境广州的旅客无缝衔接转送至旅行目的地,不能有一个遗漏。”冯飚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工作协调统筹好。

    然而,入境旅客来自不同的国家,要去往不同的目的地,协调起来很难步调统一。如何理顺整个流程,照顾到每位旅客的需求,这是他工作的最大挑战。

    入境旅客抵达白云机场后,根据不同的旅行目的地,一部分要分流到广州各区,一部分分流到省内其他城市,还有到外省的。旅客来到转送集散区后,工作人员则会向前询问其旅行目的地,并贴上目的地的标签,比如深圳、广州市天河区等,然后分区域等候。

    随后,冯飚要把旅客人数推送至各目的地的联系人,协调好车辆,及时将旅客接送到目的地。现场旅客众多,也有各种突发状况需要应对。“入境流程和注意事项每天都在变,都是为了让流程更优化,旅客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到达旅行目的地。”冯飚说。

    “截至今日,我们已经安全转送乘客超过1万名。”冯飚说,为了能够让每一位旅客都能平安、顺利地踏上回家的归途,付出再多的辛苦也是值得的。

    16:00

    深圳宝安机场

    当好“中央厨房”的“大管家”

    16时,看着一批旅客陆续坐上离开的大巴,深圳市宝安区政府执行专员金伟斌松了一口气。不一会儿,新一批旅客抵达,他又投入到新的工作。

    随着疫情境外输入风险加大,在深圳宝安机场,旅客办理入境手续后需要抵达专门的转送点进行分流。“这个转送点就像一个‘中央厨房’,旅客归集在这里,然后再分流出去。我就是这里的大管家。”金伟斌笑着说。作为“大管家”,他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能管,什么都得管。

    转送点的孕妇告知工作人员肚子疼,怎么办?金伟斌立马联系救护车,并且派专人跟车去医院,同时要把病人的信息共享给医院,配合医院做好隔离。

    有一位老年人,做过癌症手术,上洗手间困难,怎么办?金伟斌立马问清楚旅客情况,并且协调机场找到合适的洗手间,还派专人送过去。

    有一位美国青年,对去酒店隔离产生了抵触情绪,怎么办?金伟斌立马联系会英语的工作人员,现场协调做好解释工作,并安排入住隔离酒店。

    “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突发情况。”金伟斌说,协调工作涉及多部门、多机构、多方向、多地区,要随机应变。

    每天,金伟斌在转送点分流的旅客近700人。在深圳机场驻点一周,他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3小时,大部分时间连饭都顾上不吃。

    看着转送点能够做到“车等人”,金伟斌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这意味着,每一位进入转送点的旅客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送至目的地。“特殊时期,大家想回国可以理解。有些旅客辗转了四五个国家才回来。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力,保障他们的健康,也守护深圳的安全。”

    23:00

    珠海商务局陆空口岸科

    “我们累一点,让更多人睡个好觉”

    “对不起啊,刚刚在协调安置入境旅客……”19日23时许,珠海市商务局陆空口岸科科长周俊锋的电话终于接通。

    周俊锋是珠海市防控境外重点地区新冠肺炎疫情输入工作专班的一员,分在统筹组和口岸协调组。自广东报告首例境外输入病例以来,连续两个多星期,他都紧绷着那根弦,每天忙到凌晨一两点,甚至三四点,忙完再踏着夜色回家。

    珠海与港澳水陆相通,港珠澳大桥口岸、横琴口岸等24小时“不打烊”。既要防控境外疫情输入,又不能中断对外经贸交流,可谓难上加难。

    为此,工作专班下设6个组,建了3个工作群。很快,人员、车辆安排信息逐一理顺,一个24小时管控网络串起了各个系统,涵盖珠海近20个职能部门和8个行政区(功能区)。

    针对境外旅客到珠海的几大渠道,工作组也有应对之法:广深机场派驻大巴专车,旅客一下飞机就被接回珠海居家或集中安置;从珠海各口岸入境的旅客,先由海关边检筛查,再交给口岸现场分类安置;从省外入境再搭乘其他交通工具到珠海的,也有专人在城轨站和机场负责安置转运。

    每天,周俊锋都要面对大量的咨询,并及时给出指引。有时是街道办问防控对象的核酸检测结果在哪里拿,有时是境外中国籍旅客咨询如何返珠。

    为适应严防境外输入的新形势,周俊锋和同事已经根据实际情况,更新了六版实操指引。“指引越细致,中间做事的人效率才会高。”

    但即便有了工作指引,在各单位高速运作的过程中,新情况仍然不断地冒出来。

    “有时候对方开着车都快到目的地了,才发现有些问题不知如何处理,打电话来问。”周俊锋说,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断查漏补缺。指引越来越详细,全链条的运转也越来越顺畅。这个高效运转的闭环链条,对当前的珠海至关重要。

    “一个也不能漏!全程都要交接登记。”在周俊锋看来,守住几道门,才能让珠海更安全。“虽然累一点,但能让更多人睡个好觉,值得。”

    02:00

    深圳湾口岸

    “尽力处理各种问题,不遗漏任何一位旅客”

    凌晨2时,深圳湾口岸,身穿防护服的广州驻市外口岸接收组组长胡军斌仍在忙碌中。他要负责协调接送从香港入境,前往广州的旅客。最近,广州每天会派7辆车到深圳,把目的地为广州的旅客接回家。

    根据深圳湾口岸海关提供的名单,胡军斌和同事将旅客引导到车上,并记录好每个人的去向。“从广州来的每辆车,都会配备专班工作人员、医护人员、翻译和司机,一辆车4个人,每发一班车,来回都要花10几个小时。”胡军斌说。

    每天接送旅客,胡军斌最大的挑战便是处理旅客的各种问题。“比如从深圳发车10分钟后,又有一名返穗旅客抵达口岸,这种情况我们一般还是会回去接上,我们不能遗漏一位旅客。但是也会有旅客抱怨,因为一个人影响整辆车的速度。”

    “我们也非常理解。毕竟国际航班时间长,因为防控需要经过多次转送,不可避免地会耽误下一个行程的安排。”胡军斌说,大家也意识到防止境外疫情输入非常重要,“大多数旅客都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都觉得很欣慰。”

    胡军斌和同事们还要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由于转送专班组的工作人员大都来自广州市商务局,大家的外语基础就派上用场了。“像凌晨3时突然要去接人,来不及找翻译,我们就自己上。但遇到小语种的旅客,我们就用手机作为翻译工具,尽量跟外国人沟通清楚,不让一位旅客落下。”

标签:广东新闻,落地,隔离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