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一男子被甩后将前女友告上法庭 索要58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东男子为跟女友结婚,多次给她汇款,用于买房装修,不料最后被她甩了。男子将前女友告上法庭,索要58万元。

女友称男友不按承诺每月支付两万元生活费故而分手,法院认为,女方未实现结婚承诺,所以赠与行为未成立。法院支持他要回50万婚房款!

男子阿伟(化名)为了跟女友阿欣(化名)结婚,多次汇款给女友,让女友买房和装修,但没想到后来女友要求分手,结婚初衷落空。阿伟索款未果,遂将阿欣告上法庭。

昨日,记者从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获悉,该院日前已审结此案,认定阿欣没有履行结婚的承诺,应将购房和装修款共50万元返还给阿伟,但阿伟汇给阿欣用于生活开支以及其他表达爱意的小额费用共8万多元应认定为恋爱期间的无偿赠与,不应以结婚作为附加条件,阿欣无须返还。

汇款给女友买婚房 分手后索钱遭拒

2015年4月,男子阿伟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阿欣。阿伟说,两人本打算结婚。恋爱期间,两人经商量,决定以阿欣的名义买一套房子作为婚房。他按阿欣的要求,将购房首期款30万元转到阿欣的银行账户。为了房子还贷和装修等事宜,他又通过手机转账付给阿欣共58万多元。

但让阿伟想不到的是,2016年5月,阿欣提出分手,挽留无济于事。阿伟认为,自己是奔着结婚目的才付这么多钱给阿欣买婚房和装修,但现在结婚成了泡影。阿伟想要回之前汇给阿欣的钱,但遭到拒绝。

2016年12月,阿伟向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状告阿欣,要求阿欣返还58万多元及其利息。

阿欣则说,当初她不同意谈恋爱,是阿伟主动承诺给她买房,买房并非以结婚为目的。阿伟还承诺每月给2到3万元生活费,让她不要工作。金额1万元的转账是阿伟履行给生活费的承诺。2016年5月,由于阿伟不按承诺付2万至3万元的生活费,故两人不再保持朋友关系。买房的钱只用了阿伟给的20万元,首付款有部分是阿欣自己出的。房子至今未装修。其他钱均用在了两人的共同生活消费。钱是阿伟主动赠与,她不存在不当得利,不应返还。

经查,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阿伟通过银行转账30万、微信转账及红包发送28万多元给阿欣。

其中,阿伟从2016年5月27日至2016年6月14日期间微信单次转账1万元,合计27万元。转账之前和期间,双方有讨论过房屋装修事宜以及阿欣叫阿伟准备钱用于交房及缴纳房子契税等手续。阿欣称,阿伟之前承诺每月给她2至3万元生活费,这钱是阿伟为了哄她继续保持恋爱关系而兑现上述承诺。阿伟说,他确实有承诺给阿欣生活费,但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多。

未履行结婚承诺 法院判女方还款

法院经审理认为,男方虽承认有承诺过生活费,但不确认女方主张的金额,故按日常生活经验,结合双方恋爱时间一年左右及东莞地区一般生活消费水平,酌定27万元微信转账中7万元为支付恋爱期间承诺的生活费,剩余20万元为婚房契税及装修等用途。

阿伟转账给阿欣的购房款为30万元。阿伟在恋爱期间给阿欣钱属于赠与。阿伟的30万元购房款以及20万元婚房契税及装修款,是以结婚为目的,该赠与款项所附条件为结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 赠与可以附义务。 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阿欣没有履行结婚的承诺,双方已分手,赠与的条件没有成就,故阿欣应返还该款给阿伟。

此外,阿伟给阿欣的金额1万元以下的微信转账及红包共计1.7万多元。其中有些是阿伟补偿阿欣学车的费用,有些是520、888等表达爱意的费用,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考虑到金额不大,应认定为恋爱期间的无偿赠与,不应以结婚作为附加条件,故阿欣无需返还。

法院遂作出一审判决,判令阿欣返还阿伟50万元及其利息。日前,该判决已生效。

恋爱期间赠与的财物应如何定性

主审本案的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厚街法庭刘超法官称,恋人之间赠送礼物是常见的美好事情。但分手后反目成仇,因赠送财物发生纠纷的情况也并不鲜见。

那么,分手后恋爱期间赠送的财物是否应当返还该如何定性呢?如果赠与的财物并不以结婚为目的,只是为了表达爱意主动给付,或者是用于日常生活开支的、小额的,按照一般生活经验,属于一般性赠与,只要交付,财物所有权就发生了变化,属于无偿给予对方,收礼物的一方可不予返还。如果赠与的财物是以结婚为前提,比如购房、购车这样的大额开支,有结婚“彩礼”的性质,两人分手后赠与目的落空,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受赠的一方应当予以返还。

采写:南都记者张鹏 通讯员黄彩华

标签:广东新闻,前女友,买房,装修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