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警方打掉一卖淫团伙:年营业额过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2018年1月6日下午5点半,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在雨中迎来了一架从马来西亚飞回的特殊专机。随着飞机落地,152名押解警力将一涉嫌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的65人团伙顺利押返回国,这是2017年公安部直接指挥侦破的一起部督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案件。

2018年1月6日下午5点半,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在雨中迎来了一架从马来西亚飞回的特殊专机。随着飞机落地,152名押解警力将一涉嫌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的65人团伙顺利押返回国,这是2017年公安部直接指挥侦破的一起部督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案件。

南都记者从专案组了解到,该团伙首犯李某、刘某龙以长沙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为遮掩,自2015年起依次搭建SZ、OK、AA、AK、CH五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并陆续组织安排一百余名团伙成员长期隐匿在马来西亚多处窝点通过微信和互联网平台指挥操作,与招嫖平台相互勾联,组织招募大批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在广州、深圳、长沙等地进行卖淫嫖娼活动。

截至目前,该案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49人,冻结扣押涉案资金及财务合计3000余万元。经专案组对该团伙财务账号和资金梳理,发现该团伙仅2017年以来,利用互联网组织实施卖淫嫖娼活动的营业额达1亿元人民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2018年1月6日,涉嫌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的65人团伙被押返回国。

科技公司为遮掩,利用互联网组织犯罪团伙在境外遥控指挥

“这是一起典型的跨国网络组织卖淫嫖娼犯罪案件,犯罪团伙内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公安机关的侦办和抓捕工作难度很大。”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蔡承荣告诉南都记者。

自2017年9月22日深圳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交办的一团伙在境外马来西亚组织面向我国内的卖淫嫖娼活动专案线索,蔡承荣就和专案组的同志们全身心投入到案件的侦办和调查中。经专案组侦查,发现该案件线索与深圳市公安局正在侦办的罗湖"尊龙"网络平台组织妇女卖淫案等3宗案件重合,其幕后操纵都指向境外马来西亚。

经过两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专案组摸清了这一跨境组织卖淫嫖娼活动的基本犯罪手法:以李某、刘某龙为首的犯罪团伙,长期以来在长沙遥控指挥,并安排大批人员在马来西亚和国内利用微信等网络平台指挥操作,招募和组织大批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在珠三角等地区从事卖淫嫖娼活动。

犯罪团伙主犯李某,湖南人,2002年从湖南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在长沙干经营、家教工作,嫌来钱慢,李某便思索着走捷径,干起了介绍女孩进行卖淫嫖娼的勾当,哄骗、拉拢女孩到东莞、香港等地进行卖淫嫖娼活动,还长期在广东从事实体店招募进行卖淫嫖娼服务的女孩,组织介绍她们进行卖淫嫖娼活动,非法赚取大量钱财。

2015年,李某找到父亲的“干儿子”刘某龙,两人便合谋商量成立一家科技有限公司,以此为遮掩扩大和发展自己的组织卖淫平台。2015年11月,李某将之前组织卖淫嫖娼活动的非法所得,投资了近400万元成立长沙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为发展壮大自己的组织卖淫平台,李某伙同刘某龙搭建了SZ、OK、AA、AK、CH五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利用微信等网络平台招募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加入他们的卖淫平台,同时组织大批人员在幕后实施具体环节的操纵。

2014年以来,受公安机关持续打击挤压,一些组织卖淫犯罪团伙逐渐从实体场所经营向互联网转移,线上勾联、线下组织实施,甚至为了进一步逃避打击,将团伙人员转移到境外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正是担心引起国内警方的注意,李某伙同刘某龙陆续将负责具体操控实施卖淫嫖娼活动的一百多名团伙成员转移到马来西亚。

李某在被抓后交代,这样做是“为了安全不被警察抓到,在国内太危险。”李某天真地认为,团伙转移到境外后,就能确保绝对安全,继续利用网络平台操控、组织实施卖淫嫖娼活动。

公安机关查获的犯罪团伙作案工具及相关证据。

团伙分工严密,线上组织,线下实施“人、钱、网”三分离

南都记者从专案组了解到,该犯罪团伙以长沙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为遮掩,核心指挥人员长期在长沙遥控指挥,操纵SZ、OK、AA、AK、CH五个微信组织卖淫平台的财务并提现转账以及组织开发招嫖APP项目,内部层级分明,有幕后老板、助理、取现人、存现人、开卡人、APP项目研发人员等多个角色和环节。

经专案组调查,团伙成员的具体分工是,幕后老板负责全面指挥该团伙的运作及发展方向,并与各卖淫平台股东按持股比例分配违法所得;助理协助老板处理团伙内部全部事务,包括操纵境外四个卖淫平台财务对账转款,为该团伙成员发放工资,招募团伙成员及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等;取现人则与境外财务直接对接,指挥财务将违法所得转入"取现银行卡"取现并将现金交给老板、助理或存现人;存现人需要将违法所得通过银行转账给老板时,由其负责到银行柜台进行现金转账,实现取现和存现的隔离。

为逃避打击,李某、刘某龙安排人在马来西亚找当地的外国人,诱骗他们来中国办银行卡,这些以外国人名义办的银行卡,就被作为该团伙"取现银行卡",被用于将团伙违法所得变现转移。

徐某华就是国内负责带马来西亚籍人员开银行卡的任务,他在被抓后交代,按照他的上级刘某龙的指示,他负责开车到机场去接外国人,然后带外国人买手机、电话卡、接待住宿、吃饭、唱歌等,去湖南、湖北等地办理大量银行卡,再用电话卡注册微信并绑定银行卡,全程的花销由他们负责,另外还承诺每天支付600元人民币作为“酬劳”,等一切办好之后,再将他们送回马来西亚。

经专案组调查,该犯罪团伙有一整套团队运作流程,反侦察意识很强,团伙通过“线上组织、线下实施”,“境外指挥、境内实施”跨境组织,以及首犯在内、主犯在外遥控指挥等方式,以此逃避公安机关打击。

据李某交代,团伙内部对分工不同的人员有特殊的称呼,比如管理小姐的叫做钟房,管理嫖客的合作人叫做业务,有的钟房自己有嫖客资源同时也做业务。这些“钟房”大多是主犯李某的老乡,有相当一部分是夫妻或者男女朋友关系,被李某、刘某龙拉拢过来帮他们干活。

在境外,团伙成员被安排在马来西亚的多个犯罪窝点,经专案组调查,这些在境外的团伙成员负责各卖淫平台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招募及调配、联系"业务"进行推广,与业务、经纪人、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进行对账转款,并将利润转入取现卡变现。

各卖淫平台财务通过与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经纪人"、"业务”进行对账结清各方返点后,将违法所得利润根据取现人的指挥转入指定提现卡中提现,切断资金流洗白违法所得并将现金通过直接或汇款的形式转交幕后老板,由其对违法所得根据持股比例进行二次分配。

公安机关查获的犯罪团伙账目清单。

境外租住高档住宅,团伙内部“手册”、“制度”齐全

2015年该案主犯李某、刘某龙将操控实施卖淫嫖娼活动的一百多名团伙成员陆续转移到马来西亚,在当地租来高档的别墅或者公寓作为“工作”地点,一方面逃避国内警方的追捕,另一方面高档小区门禁较严格,以防止被人盯上。

在境外负责操控和联络业务的团伙成员(大部分为“钟房”)被要求吃住都在一起,平时不得随意出门。

根据警方提供的团伙犯罪窝点查获的犯罪物资和证据,钟房管理制度、钟房操作手册、钟房工作守则被张贴在公寓内明显的位置,如钟房管理制度列出了起床、上班的时间,制定了“上班六不准”等,要求“钟房”严格遵守,违反规定会被警告或罚款。

陈某姣是李某卖淫组织下的OK卖淫平台负责人,同时担任“钟房”的角色,在看守所里,陈某姣向南都记者讲述了在OK平台组织卖淫嫖娼活动。

据她交代,2015年7月,她同丈夫蔡某雄一起来到马来西亚,蔡某雄在OK平台做“财务”,她做“钟房”,根据卖淫平台规定,每个“钟房”都有自己的编号,她的编号是OK3,“工作”内容就是跟招揽嫖客的业务和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对接,负责组织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在福田区和嫖客进行卖淫嫖娼活动。

“公司给我了四部工作手机,手机号分别注册绑定了微信号,用来联系卖淫女和业务”,陈某姣说,如果有女孩当天要“上班”,就会通过微信联系她,这些女孩通常会告知做什么服务,自己的条件比如身高、三围和进行卖淫服务的价格。此外,他们还被要求每天定时与女孩交流感情,遇到女孩生活上不顺心要及时“开导”,要教女孩拍照,介绍女孩的姐妹来公司上班。

在卖淫平台内部,女孩被视为“工作”的根本,李某被抓后交代,为了寻找女孩资源,会要求“钟房”加入各种群,在群里招募从事卖淫服务的女孩。在对女孩进行包装推广方面,他还要求“钟房”为女孩做好广告宣传,如包装成上海某某模特公司推荐,以“卖”得更好价钱。

一个“钟房”通常有四部手机,分别注册绑定了微信号,用来联系卖淫女和业务。

犯罪团伙窝点分散在境内境外,抓捕行动困难重重

2017年10月,深圳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这一犯罪团伙组织卖淫嫖娼活动开展侦查,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警方摸清了该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层级关系、作案手法,以及在境内境外藏匿的窝点。

但因为犯罪团伙手段狡猾、在境外隐蔽作案,警方的侦查工作遇到很大的挑战。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蔡承荣告诉南都记者,该团伙的犯罪活动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境外线上组织,境内线下实施,犯罪团伙的反侦察意识很强,经常更换窝点、更换联系方式,给前期的调查取证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他介绍,该犯罪团伙人员分散,专案组前期在境内锁定的犯罪嫌疑人分散在广东河源、东莞、广州、惠州、深圳以及湖南长沙、岳阳等地。境外犯罪团伙则分布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槟城等地的多个窝点。

境内、境外同时收网,一举击破犯罪团伙

2017年12月上旬,公安部治安局派员率专案组赴境外开展工作。根据专案组前期侦查和研判,制定了以犯罪团伙1号主犯落网为信号,对境外9个犯罪窝点、境内广东和湖南两省犯罪窝点进行三地同时收网的行动方案,收网行动定在12月12日。

当日,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协调下,马来西亚警方对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进行拘捕,同时,公安部指挥广东、湖南等地警方同步展开收网。

当日下午3点,李某在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的路上,所乘汽车被马来西亚警方拦下。随着1号主犯的落网,境外、广东、湖南三地的其他犯罪团伙窝点的抓捕工作随即展开。

据专案组介绍,行动当日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1人,其中,马来西亚行动抓获65人,冻结查扣大量涉案资金和财物。

经过驻马大使馆与马方的大力协调,2018年1月6日,公安部率领深圳公安局152名押解警力乘坐专机赴马来西亚,将该犯罪团伙的65名犯罪嫌疑人顺利押返回深圳。

2018年1月6日,涉嫌跨国网络组织卖淫犯罪的65人团伙被押返回国。

据公安机关查证,主犯李某平日生活奢靡,手下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是“喜欢买买买”、出手阔绰、“仗义”,在李某的社交平台上,经常出现各种名表和奢侈品,他用组织卖淫嫖娼犯罪活动非法所得,为自己购置豪车、购买证券基金、大肆购置房产,据查证,仅2017年就购买6栋高档住宅和别墅。此外,他每个月还给自己的妹妹10万块钱“零花”,自己母亲过生日时安排人送上10万元当做“礼物”,他还为结交的多个女朋友购买奢侈品,开销花费数额惊人。

南都记者从专案组了解到,目前,该犯罪团伙人员第一批59名嫌疑人已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张佐良副局长表示,中国警方对黄赌违法犯罪活动特别是团伙犯罪始终坚持露头就打、除恶务尽,不断创新机制战法,持续加大打击力度,突出打击黄赌犯罪的组织者、经营者、获利者和幕后“保护伞”,犯罪分子逃到天涯海角也要一追到底、坚决绳之以法!此案是近年来公安部指挥侦破的一起线上线下勾连实施、技术团队专业运营、跨国组织卖淫犯罪的突出案例,是一次中外警务合作的优秀范本,为深化打击同类案件积累了宝贵经验,充分展示了中国警方打击涉黄犯罪的决心和能力。公安机关将继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斩断跨境跨区域黄赌犯罪的“人员链”、“资金链”、“技术链”和“利益链”,为净化社会风气、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采写:南都记者 王琦 发自深圳(图片由公安机关提供)

标签:法治新闻,深圳警方,卖淫团伙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