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官妻子收钱买奥迪车,犯受贿罪获缓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在饭桌上,当丈夫提出自家车有毛病需要买新车时,张邵霞没有阻拦,还将自己的银行卡号给了请托办事的商人,当丈夫出事被调查后,张邵霞打电话给该商人让其将车开走,并将车过户到该商人女友名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洪雪)在饭桌上,当丈夫提出自家车有毛病需要买新车时,张邵霞没有阻拦,还将自己的银行卡号给了请托办事的商人,当丈夫出事被调查后,张邵霞打电话给该商人让其将车开走,并将车过户到该商人女友名下。

1月11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获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17办原主任、正局级专职监事王克勤的妻子张邵霞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厅官,受贿,王克勤,张邵霞

被控帮助丈夫收钱

57岁的张邵霞系原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事会第17办事处主任王克勤的妻子,因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于2016年12月28日被取保候审。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王克勤利用担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事会第17办事处主任等职务之便,在2014年至2016年间,为王某2、闫某、孙某、王某3等人,在承接中央企业工程项目、股权转让、介绍应届毕业生入职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张邵霞在明知王克勤受的870万元钱未非法收入,但仍然予以窝藏,将钱款用于家庭使用。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绍霞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财物仍以窝藏等方式掩饰、隐瞒,情节严重,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被告人张绍霞的刑事责任。

法院改罪名

在庭审中,张绍霞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表示认罪、悔罪。

张绍霞的辩护表示,张绍霞认罪、悔罪,已积极退还全部赃款,系初犯,社会危害性较小,且是为其配偶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建议法庭对其酌情从宽处罚。辩护人还辩称,对于公诉机关指控张绍霞掩饰、隐瞒王某2等人给予的150万元的事实,张绍霞系被动参与,没有事前预谋,也没有为请托人与王克勤之间牵线搭桥,不构成受贿罪。

北京市二分检指控张邵霞掩饰、隐瞒所得的金额为870万元,但是法院审理后,更改了罪名。

厅官,受贿,王克勤,张邵霞

法院认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侵犯的客体主要是司法机关对刑事犯罪进行追究的活动,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行为。在案证据证明,张绍霞与王克勤系夫妻关系,在家庭分工中,由张绍霞具体管理家庭收入,支付家庭开支。张绍霞虽然明知王克勤交给其的部分钱款系非法收入而用于家庭开支,但没有证据证明其系为逃避司法机关对刑事犯罪的追究而对上述钱款实施窝藏、转移等行为,故张绍霞没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主观故意,不符合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因此公诉机关对张绍霞掩饰、隐瞒闫某、孙某、王某3给予王某1的人民币720万元的指控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认定张邵霞的罪名为受贿罪。

夫妻双双获刑

法院认为张绍霞明知王某2等人对其担任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第17办事处主任的丈夫王克勤有请托事项,仍帮助王克勤非法收受王某2等人钱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张绍霞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且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积极退缴全部赃款,认罪、悔罪,法院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

2017年12月20日,二中院做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张邵霞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此前,在2017年9月29日,二中院对王克勤做出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6年6月,王克勤利用职务便利,在承接中央企业工程项目、股权转让、介绍应届毕业生入职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本人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张某1、王某2多次收受或索取贿赂共计人民币970万元。

二中院以以受贿罪判处王克勤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细节一:收钱150万买奥迪车 丈夫出事后退车

法院查明,2016年4月至2016年7月间,王克勤(已判刑)利用担任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第17办事处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王某2、赵某承接中纺集团公司下属中纺粮油连王(大连)工业有限公司等单位工程项目提供帮助。2016年6月,王某2、赵某筹资人民币150万元后,王某2提出为王克勤购买车辆,王克勤让王某2直接与其妻子被告人张绍霞联系。后张绍霞明知王某2对王克勤有请托事项,仍将自己的银行卡号提供给王某2。2016年6月17日,王某2向张绍霞银行账户内汇款人民币150万元。

张绍霞的供述称,其知道王某2找王克勤办事,所以王某2向其要银行卡号,其就给他了,这150万元是王某2给王克勤的。王某2给了这150万后,一到晚上就给王克勤打电话,后来王克勤觉得王某2这人不太靠谱,让其把80万元退还给了王某2。王克勤被组织找去谈话后,其怕这辆车对王克勤有影响,2016年9月中旬,其给王某2打电话,让他把车开走,还和王某2一起将这辆奥迪车过户给他的女朋友贾某。

细节二:声称儿子结婚 向商人借400万

法院查明,2014年间,王克勤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闫某实际控制的公司股权转让提供帮助。2014年下半年,王克勤将一张写有被告人张绍霞名字和银行账号的纸条交给闫某,2014年10月24日、2014年11月4日,闫某通过他人向该账号先后两次汇款,共计人民币400万元。张绍霞明知上述钱款系王克勤的非法收入,将该钱款用于归还家庭借款。

闫某称,2014年下半年,王克勤称中纺集团要召开有关粮库合作方面的会议,让闫某参加。会议结束后,王克勤把其留下,说他可以给中纺集团的领导推荐收购其粮库,他儿子要结婚需要钱,向其借400万元。王克勤在桌子上顺手推给其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张某1的名字和一个银行账号,王克勤说这是他爱人的账号。后他让朋友分两次汇款400万元。2015年10月左右,闫某和中纺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

细节三:帮助7人安排工作受贿

法院查明,2006年至2016年6月,王克勤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7人入职提供帮助,并将上述钱款交给张绍霞用作家庭支出。

王某3在证言中称,他的亲戚或朋友的孩子入职国企工作找过王克勤帮忙。这些人成功入职后,他先后给了王克勤250万元现金,每次给王克勤钱,都是用纸袋或者盒子装好。

王克勤称,其把这些钱都拿回家了。有时候是张绍霞去银行存,有时候是其拿着张绍霞的卡去银行存。家里购房等大项支出张绍霞会用这些钱。

张邵霞供述称,2011年到2016年间,王克勤分批分次地给其过钱,有的时候是50万元,有的时候是40万元,也有30万元的时候,算起来一共大概有250万元,都是现金。

标签:法治新闻,厅官,受贿,王克勤,张邵霞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