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官方通报来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15日公布了对“携程亲子园事件”的调查情况,认定这是一起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社会影响极坏。上海市妇联对下属单位监管不力,负有监督失察、管理不力的责任。市妇联负责人表示,“携程亲子园事件”后果十分严重,教训十分深刻,市妇联向受害儿童、家长和社会诚挚道歉。

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15日公布了对“携程亲子园事件”的调查情况,认定这是一起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社会影响极坏。上海市妇联对下属单位监管不力,负有监督失察、管理不力的责任。市妇联负责人表示,“携程亲子园事件”后果十分严重,教训十分深刻,市妇联向受害儿童、家长和社会诚挚道歉。

事件发生后,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和市妇联指定上海市儿科医院组织专家团队为相关儿童提供必要的医学检查和心理疏导服务。

市妇儿工委组织相关部门以及专家、审计人员、律师等成立联合调查组。经初步调查,涉事单位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以下简称读者服务部)是现代家庭杂志社的下属企业,现代家庭杂志社是上海市妇联直属单位,经费系自收自支。据审计,目前未发现上述单位向上海市妇联上缴任何钱款。

据调查,2016年1月,长宁区妇联在开展“进家门工程”服务活动中,了解到入驻长宁区的携程计算机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携程方)年轻员工多、托幼需求大、企业有意开办针对员工的托幼服务点,遂推荐包括读者服务部在内的三家单位。携程方经过比选,选择了读者服务部承接携程亲子园,后者以“为了孩子学苑”的名称运营。2016年2月18日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并开园运营。2月25日,携程亲子园因涉嫌对外招生,被长宁区教育局通知停办。后亲子园成为企业内部托幼服务项目。

因保育人员短缺,2016年3月30日,读者服务部与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霞公司)签订运营服务购买协议,由锦霞公司选派亲子园园长及有关工作人员。锦霞公司时任法人为张葆葆。2017年,锦霞公司法人变更,但张葆葆仍为锦霞公司股东及携程亲子园项目的实际负责人,负责亲子园项目的管理、团队搭建及日常运营。

携程亲子园会计账目由读者服务部全权核算。经调查, 2016年2月至2017年10月,项目共计收入托费350.95万元,对应成本费用共计319.23万元。至2017年10月底,未结算余额为31.72万元。2017年预算应付的水电及物业管理费为44.14万元。

调查指出,现代家庭杂志社领导班子对承接运营携程亲子园项目决策严重错误,对下属单位读者服务部的日常管理和监管严重缺失。经市妇联党组研究决定,撤销纪大庆现代家庭杂志社支部书记、社长、总编辑职务,专业技术岗位等级降低一级;撤销其他相关责任人员职务并进行诫勉谈话,按相关规定、程序办理。市妇联派工作组进驻现代家庭杂志社,责令现代家庭杂志社和读者服务部依法承担法律责任,积极做好善后工作,事件处理完毕后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注销读者服务部。

市妇儿工委表示,“携程亲子园事件”社会影响十分恶劣,对锦霞公司等涉事企业及有关责任人要依法查处。市妇联在承担责任、妥善处置事件的同时,也要深刻反思,积极整改。市教育、民政和卫生计生等部门将跨前一步,联合研究制订与托幼服务机构相关的规范、标准,尽快出台管理办法,加强监管,坚决防止伤害儿童事件的发生,切实维护儿童的合法权益。

携程亲子园实际负责人郑某被依法刑拘

长宁警方于11月9日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的三名工作人员依法予以刑事拘留后,经过进一步调查取证工作,于11月13日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实际负责人郑某依法予以刑事拘留。目前,案件审理工作仍在进行中。

人民日报:亮剑,让孩子远离伤害

徐 隽

故意推倒儿童,强制灌食芥末,近日,发生在上海某托儿所的虐童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几乎在同时,又有媒体报道,河北一幼儿园老师用牙签扎孩子,广西一幼儿园老师持棍殴打孩子……

本应是呵护花朵的园丁,却变得这般狠心。对此,不少人感慨,法律法规去哪里了?事实上,对打击虐童行为,我国刑法早已作出规定,如故意伤害罪、虐待罪等。但由于构成故意伤害罪需要造成轻伤以上损害,而虐待罪又仅限于家庭成员之间,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学校、幼儿园、托儿所老师或家政服务人员的虐童行为,要么是造成的伤害不足以定罪,要么是行为人不符合刑法规定的犯罪主体要求,很难适用刑事制裁。刑事打击不力,使一些不良老师、保姆无所忌惮。

201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增设了“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的,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对于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等机构而言,如果构成单位犯罪,其直接负责人需追究刑事责任。

法律早有规定,而且不可谓不严格,但虐童事件仍然频发,又是什么原因呢?婴幼儿受认知水平所限,遭受虐待后,受害者往往难以及时表达出来;对轻微虐待、精神虐待等,更是难以发现,这让一些虐童人员心存侥幸。此外,执法不严和普法缺失,也让一些人对虐童的法律后果缺乏认识,对法律法规缺乏敬畏。受“棍棒之下出孝子,黄荆条下出好人”的传统观念影响,不少人认为打骂孩子是正常的管教方式。种种因素叠加,致使虐童事件屡禁不止。

此次上海虐童事件发生后,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相关责任人刑事拘留。应该说,这起事件再次为从事儿童教育、看护的个人和机构敲响警钟:虐待儿童是高压线,将受刑法制裁。

防范虐童事件的发生,应该提高从业者法律意识、道德修养、专业水平,对有不良记录人员实行黑名单制度,终身禁入相关行业领域。对学校、幼儿园、托儿所也应该加强管理,在鼓励支持社会办学解决双职工家庭子女照看困难的同时,加强监督检查,防止“一证了之”——只管发证,不管监管。家长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和安全的第一责任人,在选择看护、教育机构时应该关注其有无资质,对可能发生的虐童行为应该及时向公安机关、教育主管部门求助。只有全社会关心关爱儿童,类似的虐童事件的发生才会减少。

标签:法治新闻,携程亲子园,虐童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