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警方与黄梅交警发生冲突,懒政庸政何时休?湖北人复工复产有多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日,各大微信群在疯传视频:江西省九江市浔阳特警上百号警力纷纷赶到湖北省黄梅县地界与黄梅警察“斗殴”,一群特警围攻湖北黄梅2名警察,并将其按倒在地。

1.jpg

 

今日,各大微信群在疯传视频:江西省九江市浔阳特警上百号警力纷纷赶到湖北省黄梅县地界与黄梅警察“斗殴”,一群特警围攻湖北黄梅2名警察,并将其按倒在地。

 

具体视频在这里:


江西公然违背中央政策,严重歧视湖北人!

 

两地本来就是一家人,1936年以前都是江西德化县,现在因为沾了湖北两个字,九江人就不让过去,凭绿码都不放,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2.jpg

3.jpg

据现场人士描述,事情大概过程是这样:3月27日凌晨,黄梅县按照湖北省防疫指挥部精神撤出所有交通卡口,开始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不料,黄梅刚刚撤除卡口,隔壁江西省九江市原本在九江地界设置了卡口,27日一大早又加大力度在长江大桥设置封口,坚决不让湖北人进九江。同时跑到湖北省黄梅县地界(大桥收费站)驱逐老百姓,被黄梅警察发现后,上前理论,不料九江市调动大批特警赶到黄梅地界,对黄梅警察进行围攻后故意声称说是“假警察”误导老百姓。事情发生后,现场迅速聚集了大量的人群,并不时有黄梅老百姓和九江警察的肢体冲突。

据最新消息,黄梅县委书记马艳舟已经赶赴现场,并向群众喊话:“父老乡亲们,大家反应的两个问题我们正在处理,市领导和县领导都已来到九江处理该问题,晚上会发布相关信息。大家聚集在桥头,既有交通安全的隐患,也有疫情传播的风险。上午打人的事情也会依法依规来处理,希望大家能够早点回去。”

4.jpg

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两个多月,各地情况已经出现明显好转,就是疫情最严重的湖北武汉也已经解封。党中央和国务院也是多次强调要有序复工复产,全国各地要善待湖北人,各地实行“一码通行”,要互相认同。舆论也是极力呼吁:善待湖北人,就是善待自己。

可即使是这样,一些地方依旧大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湖北人民进行“一刀切”管理。要实现精准防控,包容湖北人这么难吗?看看身边的榜样比如,当湖北荆州来粤务工人员返岗专列抵达广州南站时,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到站迎接,李希表示,“来到广东就是广东人,照顾好每一位来粤务工人员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3月18日起,杭州和湖北健康码互认,湖北输出的务工人员持有健康码“绿码”,返回杭州后不用隔离,可以直接返岗上班

一些地方政府对湖北人的歧视,包括此次九江黄梅两地警方的冲突,归根到底是懒政庸政的思维在作祟,没有深刻领悟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复工复产的要求。

冲突发生后,两地警方各自迅速发出了声明,从两份声明来看,各执一词。

有网友看到九江警方声明后评论:“看到家乡警察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湖北警方说明

3.27九江一桥鄂赣两地执勤冲突情况汇报

 

2020年3月27日上午,鄂赣两地警方在九江一桥北黄梅收费亭发生执勤冲突。

一、事情经过。

3月27日上午开始,黄梅县公安局大桥派出所副所长虞康兵在九江一桥北桥头巡查,发现九江警方以及防控人员在九江一桥北上桥方向(黄梅县小池地段),对过江出行人员查验湖北健康码,再转湖北健康码为赣通码,测量体温并查验接受地证明才予以放行。

当日9时10分,九江巡特警熊敏宇大队长带巡特警队员开车到达一桥北黄梅地段,开始执勤。

9时11分左右,黄梅局九江大桥检查站副所长虞康兵上前询问九江执勤人员,问他们在黄梅这边执勤的现场负责人是谁,两次询问后,对方不回答,不理睬,指责虞康兵是假警察,特警人员把虞康兵往九江警车上拉,要带回九江。

此时赶来的九江大桥检查站所长胡晓威对九江警方解释,这个人是我们单位副所长,一再表明自己是所长,而且胡所长还当面与他们带队的熊敏宇大队长说“熊大,我们工作有接触,应该熟悉,应该知道我吧”,但熊敏宇还是坚持要将人带走。胡晓威就过去拉住虞康兵,不让他们把副所长带走。

9时11分许,九江巡特警围住胡晓威,并拖拽致使胡倒在旁边的一辆17路公汽前,胡晓威又爬起来,紧紧抱住虞康兵,不让其被带走。后虞康兵、胡晓威二人被九江10余名巡特警包围,双方僵持中。

9时12分,虞康兵被九江巡特警拉拽,并摔倒在地上,一名特警跪压在其身上。

直至9时13分,小池分局政委高亚军(与熊敏宇非常熟悉)、副局长梅敏以及中队长石安伟赶到现场,高亚军才将虞康兵从地上拉起来。

此后,高亚军与九江带队的熊大队长交涉,并一再解释,民警虞康兵已经着装,有单位人员证明,不是假警察,不要带走,有什么问题,双方可以交流沟通,并提醒现场群众已经有情绪,请暂时离开。但九江警方仍然拒不离开。

并且有两名巡特警队员上前,从左右分别抓住高亚军政委,一名巡特警上前掐高亚军脖子,我执勤民警周小池看到该情况后,通知附近执勤的巡特警。期间,黄梅县县委常委,滨江新区党工委书记杨立峰,一直在现场,一直在制止,一再表明自己身份。一再说明虞康兵系正规民警,也没能劝阻九江警方的带人行为。

9时16分,我局巡特警赶到,从九江巡特警手里拉回高亚军,并且把现场还要带人的九江警察分隔开,在这个阶段执勤过程中,双方没有人员倒地。现场九江巡特警掉落一部手持台(暂保存与黄梅检查站)和一部记录仪(九江特警自己捡起)。

9时40分,九江巡特警开车离开黄梅收费亭。

二、事情背景。

疫情防控发展到3月27日,九江一桥黄梅防控检查点一直严格执行省市相关防控通告,及时解除离鄂通道管控,并为人员的有序进出做了很过细致工作。但九江浔阳区执行九江市政府一直不承认湖北一码通,坚持执行他们3月24日《有关严格执行有关人员入浔规定的公告》。

为此,黄梅县委政府多次组织专班主动对接九江浔阳区政府,双方协商同意经湖北入浔人员测温后,在九江入口再转换成赣通码。但九江查控人员擅自改变约定,跨界到桥北黄梅小池地段执勤,且就地转码,并要求和社区接收证明一起才予以放行。
2020.3.27

 

江西警方说明

关于“3.27”湖北小池警方殴打我局民警的

情况报告

 

3月27日上午,我局党委委员、特巡警大队长熊敏宇带领6名特巡警队员前往长江大桥小池沟通离鄂人员放行受阻事宜时,无故遭到当地警方围攻,现将情况报告如下 :  

 

继3月25日湖北省开放离鄂通道后,为方便群众出行,经九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与湖北黄岗市相关部门协商,自3月27日开始,由我市安排免费公交17路车往返九江长江一桥小池桥头和九江火车站停车场之间接送群众,通过“点对点”方式接送群众至九江市区务工、求医、就学,时间为每天早上6点到下午6点。

 

同时,每辆车上安排公安和卫健值守人员各1名,为上车乘客检测体温,审核贛通码,验看单位接收证明,协助群众上车。26日晚,浔阳警方、九江卫健委就此事已与黄梅方予以通报。

 

27日上午6点,9台17路公交车就到长江一桥北收费口,轮流免费接送群众到九江。至8点已顺利接送群众30多辆次,1000余人次。8:15,熊敏宇接2号公交车报告说:小池那边有一穿警服人员阻拦乘客上车,持续有近20分钟。与此同时卫健委邓成芳副院长在现场报告情况时也遇到阻拦。

 

熊敏宇立即将此情况向分局分管副局长朱杰汇报,朱副局长让熊敏宇立即向小池警方了解情况。熊敏宇联系小池分局高政委(局长空缺,政委主持工作),得到高政委明确回复,未安排任何警力上路阻拦客人上车。

 

随即,九江市公安局浔阳区分局朱杰副局长打电话黄梅县公安局朱副局长询问此事,得到的是同样答复:未安排任何警力上路阻拦客人上车,而且他已不再分管小池分局。

 

为慎重处理此事,朱杰副局长安排熊敏宇到小池那边去查看下现场。他们驾驶警车到达离小池收费站100米左右时,见一穿警服男子正在阻拦乘客上车。熊敏宇便上前询问该男子身份,问他为什么阻拦群众上车,其自称是大桥派出所的,熊敏宇告诉他,高政委和陈局长都说没安排人上路拦车,请他打电话与高政委联系,或一起到小池分局说明情况,该男子说他不认识高政委。

 

在交涉过程中,该男子抓住熊敏宇不放,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并且从收费口冒出一群身穿交警雨衣的人,熊敏宇把戴的口罩拿下来,说明身份,就在这时,从小池收费站口列队跑出统一着黄梅特巡警服装40多人,上前就殴打熊敏宇和几名辅警队员,并将所佩戴的执法记录仪、对讲机抢走。

 

这时,小池公安分局高政委出现,经拿下口罩确认,对方停止对熊敏宇的殴打,但仍继续围攻我局6名辅警,并且现场还有着便装的工作的人员也加入围攻行列,自始至终,我局民警和辅警始终未动手予以还击。为避免人员严重受伤,经向分局领导报告,熊敏宇叫队员迅速上车撤回,小池分局高政委见状,遂对围殴人员下达命令:“放他们走”,湖北方特巡警才一起收手并整队撤离。

 

目前,熊敏宇及4名辅警被打伤入院治疗,被对方抢走对讲机2台,执法记录仪3台,肩灯1个至今未予归还。

标签:国内新闻,九江,黄梅,冲突,懒政庸政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