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完机长“世纪迫降”,现在该说说川航的风挡玻璃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5月14日早上7:06左右,从重庆飞往拉萨的川航3U8633航班,在飞行至成都空管区域时,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脱落,内外压差造成的巨大吸力把副驾驶半个身子都吸出舱外。

昨天(5月14日)早上7:06左右,从重庆飞往拉萨的川航3U8633航班,在飞行至成都空管区域时,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脱落,内外压差造成的巨大吸力把副驾驶半个身子都吸出舱外。

英雄机长还原40分钟生死迫降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视频

在高速、低温、缺氧、噪音巨大的情况下,机组人员最终驾驶飞机于昨天早上7点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在这生死迫降的40分钟里,经历了怎样的险情?下面是机长刘传健的讲述↓↓↓

3U8633航班机长 刘传健:没有任何征兆。

记者:右侧的挡风玻璃是突然掉了还是被吸出去了?

3U8633航班机长 刘传健:它不是掉,是爆裂。因为我们在空中是有压差的。

记者:爆裂过后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3U8633航班机长 刘传健:副驾驶飞出去了,当时整个人飞出去一半在外面挂着,整个东西飞出来了。驾驶舱里面,我们的副驾驶瞬间就挂在外面了,当时对我来说唯一想到的就是,我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纵下去。

故障发生后,飞机驾驶舱瞬间失压、气温骤降到零下40多度、自动设备失灵。机长刘传健有着二十多年飞行经验。他表示,这样的情况虽然是第一次遇到,但是类似的训练经历过很多次,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操纵好飞机,保证大家的安全。

3U8633航班机长 刘传健: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其它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只有你全人工来飞行。

记者:这个航班发出了7700的指令,这个指令是你发出来的吗?

3U8633航班机长 刘传健:对,必须要发的,因为我们下降的时候就发了,发生了故障马上就要发这个,相当于是一种暗语我做了什么,现在我需要帮助。

发生破裂脱落的飞机前风挡玻璃位于驾驶舱右侧,正是航班副驾驶徐瑞辰面前的那块。据机长刘传健描述,风挡玻璃脱落时,徐瑞辰已经半边身体悬挂在窗外。徐瑞辰面部有擦痕,右眼有擦伤,目前情况稳定,能思维清晰、语言流利地与人交流。

昨天晚上,川航3U8633机组成员首次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亮相。

川航3U8633航班机长 刘传健:感谢社会各界对我们川航的关心和厚爱,对这件事的关心。然后14日发生的这件事,应该是很罕见,非常罕见。但是经过我们机组的共同努力,保障了我们所有旅客的安全。我今天非常感谢我的第二机长,和所有的乘务组人员,他们是我的最好的帮手。

飞机风挡玻璃脱落有哪些危险?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视频

中国航空学会理事 张维:驾驶舱玻璃的破裂或者客舱玻璃的破裂直接导致的就是座舱失压,简单来讲就是客舱里的空气一下就没了,严重的情况会导致飞机机体结构的破损,飞机驾驶舱的风挡玻璃其实是飞机非常重要的一个部件,它是由是一组玻璃,就是很多组透明材料组成的,它包括外层的玻璃,就是遮风挡雨的这一层,还有中间层,比如说它可能有加热层,有的这种玻璃的厚度甚至达到五六厘米,这几层玻璃出现这种事故的几率是非常低的,对飞机进行进一步分析,取得更多的材料和证据之后,才能去确认它故障发生的具体原因。

据了解,出现故障的飞机为空客A319,2011年7月26日进入川航,截至2018年5月14日,共使用19912.25小时,12920循环。最近一次A检于2018年4月12日在昆明完成。最近一次C检为3C,2017年3月9日对外委托四川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完成。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今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前公司的维修工作没有涉及到风挡玻璃,正常的维修是按照空客给的维修工作包进行的,与这次风挡玻璃破损没有任何关系。

3C是一个定检级别,大概一年到一年半做一个C检,3C就是第三次C检,主要对各个系统进行检查、测试,如飞控系统、动力系统、起落架系统、空调系统等几十个系统进行检查,并有局部结构检。

飞机的定检周期,一般按飞行小时或起落架次分为A、B、C、D检等级别。从A到D,检修级别越来越高。D检是最高级别的检修,对飞机的各个系统进行全面检查和装修,通常8年会进行一次大检修。

民航局:川航脱落风挡玻璃为飞机原装件 无维修更换过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视频

此事也得到了民航管理部门的高度关注。民航局已成立调查组,就“5.14”事件展开调查。今天下午,民航局举行首次通报发布。

记者 王哲:中国民用航空局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民航局例行新闻发布会结束,民航局安全总监唐伟斌就川航3U8633航班,前风挡玻璃破裂情况进行了通报。目前掌握的调查信息显示,这架飞机的风挡玻璃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没有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

民航局安全总监兼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 唐伟斌:根据目前掌握的调查信息,该机于2011年7月26日新机加入川航运营,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

民航局表示,空中险情发生后,机组第一时间向空管部门宣布紧急状态,同时检查飞机和机上人员情况并实施紧急处置程序,就近选择成都双流机场紧急备降。成都空管部门立即启动应急处置程序,迅速指挥空中其他飞机避让并为该机提供专用航道,优先安排该机降落。在民航各部门密切配合下,飞机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机上所有旅客安全。

昨天,民航局成立的“5.14”事件调查组,已经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

民航局安全总监兼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 唐伟斌:民航局已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法方将派出专业技术人员来华参与事件的调查工作。

专家:川航紧急备降航班机组及乘客可要求赔偿

本次川航风挡玻璃空中脱落事件,虽然最后飞机平稳降落,但是紧急突发的状况,还是使很多旅客受到了惊吓,甚至留下来心里阴影,民航法学专家表示,机组和乘客都有权利要求赔偿。

民航法学会副会长 张起淮:对于飞机上的机主和飞机上的乘客,分两类涉及到法律上的赔偿问题,飞机的机组是在执行任务,在工作中如果真的发生了伤害,那应该算工伤、事故。如果不是自己违反操作规程,操作不当违规去驾驶,造成了伤害,那由航空公司雇佣方,用人单位予以赔偿。

张起淮表示,用人单位先直接赔偿,经过调查,最后造成事故的原因如果是生产厂家设计等方面有问题,那由航空公司向销售商生产制造商来主张赔偿。同时机组人员如果发生了身体的伤害,第一需要体检,第二需要休息,第三应该给予疗养,身体的疗养和心灵的疗养,给予心理辅导。

民航法学会副会长 张起淮:飞机上的旅客是有权利来主张赔偿的,当然了首先主张的赔偿就向这家航空公司来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适用我国的《侵权责任法》,也可以适用我国的《合同法》,具体赔偿标准根据调查结果和相关法规来确定。如果适用《侵权责任法》,可以主张精神赔偿,如果适用《合同法》,是有违约责任,那叫违约之诉。

新闻链接:美国两架客机因玻璃出现问题紧急迫降

放眼全球,飞机在飞行中玻璃受损的情况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本月初,美国两架客机就因玻璃出现问题而紧急迫降。

美国当地时间6号下午,美国捷蓝航空的一架原定飞往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客机,在飞行过程中驾驶舱的风挡玻璃外层受损出现裂纹,貌似有受到撞击,所幸并没有导致玻璃脱落。航班随即紧急备降在附近机场。

据了解,这架客机是空客A320机型,与空客A319客机同属于同系列产品。此外,当地时间5月2号,美国西南航空一架波音737客机,也在飞行中出现机舱窗户玻璃破裂的情况,虽然没有导致机舱失压,但飞机仍被迫改道并紧急降落。

另外在上个月,西南航空从纽约飞往达拉斯的一个航班在飞行时,发动机碎片击破了窗户,事故造成飞机上一名乘客死亡。西南航空承认,这起致命事故已造成5月份机票预订量减少,给公司带来多达1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标签:国内新闻,客机玻璃,飞行员,四川航空公司,机长,刘传健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