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父子这两年:甩卖资产负债率大降 内部反腐动作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2018年,万达提前还了离岸贷款,现金流覆盖了2019年到期的债务,负债率大幅下降。最近与王健林有关的热点新闻是内部反腐。近千万的贪腐金额被查出,四名员工被除名、移交司法。

首富的转折点发生在2017年。

王健林如此总结2017年,“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这之后,王健林不在万达年会上唱歌,不再去国外的大学演讲,“先挣它一个亿”的语录消失,儿子王思聪也罕见地100多天没更新微博。

2017年之前,王健林宣称国内房地产行业送走黄金时代,迎来转折点,然后他会见多国政要,重注海外。

但是在2017年,资本管制的红头文件下发,万达紧接着开始出售海外资产,做战略收缩。他对国内媒体表过态,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财富数字也在变化。

“王健林及其家族的净资产下降了28%,总财富为1550亿元。”2017年胡润百富董事长胡润对媒体说。在胡润百富榜上,王健林家族是2015和2016年的中国首富,2017那年跌至第五名,2018年仍排名第五,总财富为1400亿元。

数字是野心的证明。王健林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将万达打造成一个世界超一流企业,一个国际知名品牌,“像微软、苹果和沃尔玛一样”,他说这既是为中国企业争光,又是为民营企业正名。

海外扩张,是一个企业成为世界企业的必要一步,王健林高调地大步迈向自己梦想的2017年,也是万达最后一次出现在世界财富500强榜单上。那一年大连万达集团以28482.8百万美元的营业收入,位列世界500强的第380名,比上一年靠前了5个名次。

万达累计在海外(美国、欧洲、澳洲、印度)投资了近2500亿元。与万达类似的中国大买家均在2017年遭遇股债双杀。

意料之外的2017,不仅让万达消失于世界财富500强榜单,还将万达从中国五大地产公司里的营收冠军,变成了2018年的倒数第二名。

王健林之前的目标是,是到2020年,万达要达到资产2000亿美元,市值2000亿美元,收入1000亿美元,利润100亿美元,其中来自海外的收入要超过30%。简称,“2211”战略。

2020年将近,万达离“2211”这个目标还有一些空间。与马云的2022年电商赌约,也随着“腾百万(腾讯、百度、万达联合)”的销声匿迹而不再被提起。

这两年,王健林在忙什么?

王健林表态将主要投资放在国内之后,开始对公司资产进行“大甩卖”。

为了融资,还银行贷款、降低负债率,万达438.44亿元将13个文旅城项目91%的股权卖给了融创,199.06亿元将旗下77家酒店卖给富力,同时放弃收购美国电视制作公司迪克·克拉克,出售了万达在英国伦敦和澳大利亚的项目。

出售部分文旅、酒店版块,常被称为万达的壮士断腕,可这几乎已让万达集团的主业被腰斩。与此同时,新业务不见起色。

年满五岁的万达电商经历了三任CEO,依然没什么存在感。王健林对于电商的思路几经变化,发力点从“大会员大数据”到O2O,又从O2O到网络金融。王健林承认过自己没有互联网思维,但对于庞大的万达集团来说,思维并非主要牵绊。

当万达电商其中一任CEO建议让员工持股时,王健林拒绝了,原因是他的创业历程中,没有一家公司给过员工期权,现在更不能破例。

根据万达电商每一任CEO对媒体透露的只言片语,他们应该都感受到了自己的权限之窄:不能给员工派发期权,不能做战略决策,想要做些什么时,最艰难的一步是说动王健林。一任CEO在告别万达后,转头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模式与当时的万达电商如出一辙,即为购物中心提供O2O服务。

独断专行是王健林作为一个集团掌舵手的特权,这种特权让万达在互联网领域显得像个老古董,却也让万达在遭遇不测时能迅速转身。

2018年,万达提前还了离岸贷款,现金流覆盖了2019年到期的债务,负债率大幅下降。

瘦身没有停止。2018年除了转让海外地产项目外,万达还以60亿元将文旅管理公司转让给融创。集团层面,万达调整了架构,成立商管集团和地产集团,形成了现在的商管集团、文化集团、地产集团、投资集团格局。

其中拥有万达核心业务万达广场的万达商管,是从当年3月的万达商业更名而来。更名背后,是万达商管在房地产开发领域退出计划的进一步落实——为了让万达商业地产重回A股,万达将房地产资产从万达商管转让给万达地产公司,从而让万达商管集团施行地产轻资产战略。

同年,王健林为万达商管引进了340亿元战略投资,投资方为腾讯、苏宁、京东、融创。对赌协议中,投资方要求万达商管需在2023年10月31日之前完成上市。

万达商管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布后,澎湃新闻统计了一组数据:从2018年5月至2019年6月30日,万达商管向万达地产集团转让了25家地产类公司,总计金额约98.31亿元。

在万达集团的计划中,万达商管要在2019年剥离所有房地产业务,成为彻底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因为房地产资产的剥离,万达商管在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330.48亿元,同比减少36.19%。净利润100.18亿元,同比减少36.8%。2019年度,万达计划商管集团收入438.3亿元,其中租金收入386.2亿元。

“逐步减少地产投资。万达商业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不当地产商,这个公司更值钱。”这是王健林在2017年初的公开发言,万达围绕万达广场的轻资产转型,被王健林称为优秀品牌的“空手道”。

今年年初,他进一步强化了整个万达集团这种轻资产、低负债的发展战略,在年会上公开表达了坚定不动摇的态度。

对于“轻资产”战略,王健林又做了补充解释:“万达是强调轻资产为主,不是完全放弃重资产,是在有息负债总体逐年减少的情况下做重资产。今年以后,新开业万达广场至少70%以上是轻资产,新开业酒店原则上全是轻资产。”2019年,万达计划地产板块收入521.9亿元,回款457亿元。

今年,王健林公开的商务行程多集中在国内,甘肃、四川、辽宁、陕西、广州、大连……他与地方领导见面,拿地,投资。

在广州以13.4亿元拿下黄埔地块,在上海以5.75亿元拿下马桥地块,在大连以34.75亿元拿下甘井子地块,在甘肃兰州以71.92亿元拿下七里河区28宗土地;万达将在甘肃投资450亿元,建设万达广场、文旅和酒店项目;与沈阳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增加800亿元投资,用以建设文旅、医院、学校和万达广场等项目;在四川预计追加1100亿元投资……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万达集团的投资额已超过3000亿元,而上一年万达集团的营收也不过2000亿元出头。

其中,3月15日在延安,万达地产以12.63亿元拍下7宗开发用地,4月18日,中国首个红色主题万达城在延安启动。王健林表示:“万达集团将以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弘扬延安精神,将延安万达城打造成全国红色旅游新品牌。”

除了2013年万达商业投资控股的,在香港上市的万达酒店发展,万达还有两家上市公司,2015年在A股上市的万达电影,和今年7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万达体育。2018年2月,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共出资约78亿元,分别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二、第三大股东,控股股东仍为万达集团。

万达体育是今年男篮世界杯国内商业版权的独家合作伙伴,本月,万达体育交出上市后首份季度财报,2019年第二季度,万达体育的总收入同比下降30%至2.84亿欧元,利润2460万欧元,同比增长33%。

万达体育亚洲区业务,在过去三年仅占营收约一成,2019年的篮球世界杯、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等中国区业务,则有可能成为万达体育未来的主要业绩增长点。本月6日,万达体育中国区总裁兼CEO换帅,曾有十年NBA工作经验的杨东离任。

2017年之后万达的种种变化,让王健林的国际品牌梦暂时被搁置。万达仍有实力和机会越来越大,在规模上实现王健林的“2211”梦想,但海外的收入要超过30%这一条估计短时间内难以达到了。据万达酒店发展的公开信息,在海外,美国芝加哥项目是万达唯一剩下的,还未出售的物业项目。

最近与王健林有关的热点新闻是内部反腐。王健林坐在“万达集团廉洁自律集体谈话”发言台上,显得威严。万达的反腐审计工作每年都在开展,每年一两百份的审计指令都由王健林亲笔签署,审计部门是他唯一直接分管的部门。近几天,王健林表扬审计部门的最新战绩,近千万的贪腐金额被查出,四名员工被除名、移交司法。

与此同时,王思聪的新闻,是他被拍到与妙龄少女牵手出街。熟悉的标题,熟悉的内容,新的面孔。

2017年之后,王健林的公开露面、高调言论明显不似往日,与他相比,公众视线里的王思聪好像变化不大。王思聪微博恢复更新后,“娱乐圈纪检委”的作风一如既往,但是他对自己所创公司,熊猫直播的热情减少了,他几乎不再在微博上为熊猫直播宣传,而他重点参与录制的熊猫的两档娱乐节目,一档被下架,一档被封禁。

曾计划在2019年上市的熊猫直播,今年3月关闭了服务器。这是王思聪第一次担任CEO的公司,他曾说自己既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可当熊猫直播面临欠薪、倒闭等困境时,王思聪却一直保持沉默。有传言说王思聪被熊猫直播二股东360系边缘化,2018年11月,王思聪将熊猫股权间接出质给了360方。

这两年王思聪的高光时刻是2018年11月3日,他的电竞战队IG在韩国举起了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的冠军奖杯。领奖时,战队队员衣服上印着的,除了队标,就是熊猫直播的LOGO。而在熊猫直播宣布关停服务器的第二天,IG俱乐部宣布入驻腾讯投资的斗鱼。

针对以上所述你怎么看,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标签:财经新闻, 王健林,王思聪,资产,负债,反腐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