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起票补或被取消 9.9元看电影将成历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CCTV6旗舰栏目 @中国电影报道 13日发微博称,据业内人士消息,下周起将停止一切线上票补。

CCTV6旗舰栏目 @中国电影报道 13日发微博称,据业内人士消息,下周起将停止一切线上票补。

微博截图

新规包括:

一、停止一切线上票补,包括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但不包含影院线下售票;

二、第三方线上售票手续费不高于2元(含票务系统),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

三、未获得公映许可证的影片将无法开展预售;

四、线上售票上对影院的结算周期从今年10月1日开始变成8日内结算,明年十一起要求即时结算。

9月13日,国家电影局相关人士回应称,一切以近期公告为准。新京报多方了解,获悉上述公告预计在今明两日内发布。大地影院、博纳影业、保利院线、淘票票等称,已经获知相关信息,但条款的细节是否调整以主管单位公告为准。

票补,已成为电影行业熟悉的现象。自从互联网平台以售卖电影票为入口争夺用户,票补就成为利器,过去几年,9.9元票价,甚至最低5元观影,都不时出现在电商平台。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2017年559亿元的票房,有至少20亿元是票补所为。票补并非都来自电商,其中有12亿元竟然是片方掏钱买单。

片方为何掏钱票补?

其实就是为了争夺电影院的排片。

李捷表示,行业整个电影院也就是15%左右的上座率,“大部分影院经营不好,只有20~30%的电影院处在盈利状态,70%~80%的电影院属于略平或者亏损状态,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个趋势,一是互联网平台票补继续缩小,因为已经完成用户向线上转化,另一个就是片方投入票补竞争。因为影院还是靠票价拉动上座率的。”

哪部影片票补多,影院自然给予考虑多排片,这直接导致片方在票补方面的“军备竞赛”。华谊兄弟CEO王中磊坦言,这种竞争环境下,哪怕你拍了好电影也要掏钱票补,“如果你不掏,我就告诉你友商那里补了多少钱,你不补的话,电影院不给你排场。”

猫眼

猫眼评分9.1分的《老炮儿》票补近3000万元。王中磊坦言,一年12亿元的票补对片方是不小的负担,“我们不想掏这12亿,因为每年华谊电影制作发行上面就有近20亿元的投入,再有10亿元这样的投入,负担非常大。”

“内容提供商有时候就被这些新的商业模式绑架了。今年春季档不允许低票价竞争,但据我了解很多片方用了别的招:我们不降票价,拿出真金白银买票锁场!”王中磊说,有的公司甚至把重点功夫放在票补上,“迷信这个可以办成事,电影拍得好不好不重要。”

新丽电影总裁李宁表示,现在所有大片都得票补,“变成了我们进入圈套,所有制片市场没有办法不得不做。”李宁很明确表示,同意行业取消票补,把更多的钱投入电影创作、宣传、发行当中。

2017年整个市场投了20多亿元票补

票补手段最初来自互联网公司,电商平台为了争夺消费用户大肆烧钱补贴,从此有了低于10元的电影票。阿里影业的淘票票如今已是在线票务的寡头之一,淘票票总裁李捷毫不讳言,票补已经实现了购票用户从线下向线上转型,“现在春节档有90%的观众是线上购票,最高峰大年初二的历史数据已经突破了92%。”

冯小刚说票补,“一个电影宣传费加上票补一个多亿,超过电影本身了,这个恶性循环,年轻导演、年轻影视公司的小片怎么生存,它没有票补进不了电影院,它一日游。”

正因如此,从今年年初开始,国家就逐渐对票补进行限制,包括“春季期间最低票价不得低于19.9元”、“单部影片不得超过50万张”等。如今上级部门再发新规,线上票补将彻底消失。

中国电影票补热潮出现在2014年,线上票务平台的兴起与发展大力助推票补工作进行。

2014年猫眼主导的两次票补活动让整个市场看到了票补的威力,6月底《变形金刚4》上映,猫眼启动大规模票补;国庆档期间,猫眼继续将票补应用在《心花路放》身上,以9块9超低票价帮助影片创下预售票房4000万、预售一周100万张电影票的成绩。虽然最终决定票房成绩的不是票补,但这两次接连进行的高调票补,让整个电影市场重新认识了票补。

从2015年开始票补热潮就晋升为票补大战,风潮最盛的同时,票补红利也开始消退,白热化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让市场和参与者都开始思考票补的真正意义。

2015年3月《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之后,票补戛然而止,市场进入冷静期,但随着当年暑期档开启,票补风潮再起,《捉妖记》《港囧》《煎饼侠》《大圣归来》等影片背后均有大量票补身影。许多人在牌桌上底气十足地码牌,但也有许多人被裹挟着身不由己,“大家都在补,我也不能不补”的无奈声音陆续传出。

2016年—2018年第一季度电影票房、人次对比(图片来源:中国电影报)

2017年票务平台投入的票补在8~9亿元之间,但片方自己投入的票补高达12亿元左右。票补的主体发生了变化,60%的票补来自于片方,以559亿元的票房大盘计算,近2%的票房是片方掏钱买的!

去年春节档流传着一句“没有最低5000万票补预算,就不要来参加春节档的混战”的玩笑,而在去年国庆档期内,5000万票补也是战场当中的平均水平,一年之后的2018国庆档,潮水真的褪去了,可见这一年以来,对于票补的规范整治进展迅速。

如今,是又一步,全面取消线上票补,大家都不用玩了。据业内人士透露,其实今年春节档期间就想直接取消,但怕观众接受不了,所以设置了春节档这样一个过渡期。春节档、五一档及暑期档几大档期票房表现都没有下降趋势,电影依旧播得热火朝天,于是从国庆档开始,票补便会被正式取消了。

低价票还会存在吗?

看到这个消息,消费者最先关注就是票补消失后,还能买到低价票吗?

当然能啊,但是将不会再出现在猫眼、淘票票等线上渠道,而是在线下购买渠道出现。

本次对于票补的限制,主要是针对“线上票补”,而“线下补贴”以及“其他形式的优惠”并没有遭到禁止。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影院开始在自身会员体系建设上加大投入,给到会员的优惠额度、福利也在不断提升,因此如果影院在这方面能够给予片方足够大的支持,那么理论上来说低价票依然会存在,只不过将由线上转向线下,影院卡、优惠券等有可能再度回归主流市场。

对于观众而言,没有了便宜票,观众选择内容必然更加苛刻,性价比更加成为影响观众观影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大档期内的观影热情依然存在。但是对于不同地域和不同等级城市观众群体的影响,还需进一步观察。

对影院而言,目前低价票更多以19.9元的形式出现,所以对于四五线城市来说,即使恢复原价,相差额度也不会太大,“对观众来说无非就是多花了几块钱,影响不大”,影响更多的可能是一二线城市的影院。如今在像春节档这样竞争激烈的档期里,即使票价上涨,上座率依然很高。

直接的利益损失其实来自于服务费利润的损失。新规中,网票服务费将被严格限制在2元之内,且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以目前周末的出票量来看,下游公司一天可能就会损失数百万的净利润。

“现阶段票补对于观众的刺激变小了,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档期里,很多时候观众更倾向于选择高质量、好口碑的电影。”针对票补消失后可能带来的连锁反应,有宣发人士同样表示,观众的消费习惯已经被培养起来,除非票价差异特别明显,否则像19.9元这样的低价票消失,很难影响到大局。

没有了票补助力无疑对创作者和片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本质而言,票补就是一种促销手段,当超市里的果汁不再打折,那么果汁本身就必须要更新鲜才能吸引消费者,同理于电影市场,只有影片内容更优秀,才能获得更多排片、吸引更多观众,从而获得更高票房和更优口碑。

而从猫眼、淘票票等平台方来看,票补消失对于他们的发展无疑更是一次挑战,他们从曾经的辅助成为主流,而如今,他们的职能和身份或许也面临又一次的转变,有人说“电商将回归其服务平台的原始价值”,也有人说“他们未来可能重点做运动员了”,但也有人说“平台很聪明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未来尚不可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票补取消对于平台的革命性改变已经发生。

来源:北京商报(ID:BBT_JLHD)、@中国电影报道等

标签:财经新闻,电影,票补,电影票补,线上票补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