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在华门店遭抵制 韩国人对记者爆粗口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萨德”风波中,选择妥协并向韩国政府提供“萨德”部署用地的乐天集团无疑是当下舆论的主角之一,它将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引发了各种猜测。韩国《京乡新闻》3月2日的头条新闻标题便是,“乐天为‘萨德’入韩供地后在华遭抵制”。

2月26日上午,20多名民众聚集在吉林江南乐天玛特超市前,拉起抗议布条,写上“韩国乐天,宣战中国,乐天支持‘萨德’,马上滚出中国”。

“萨德”风波中,选择妥协并向韩国政府提供“萨德”部署用地的乐天集团无疑是当下舆论的主角之一,它将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引发了各种猜测。韩国《京乡新闻》3月2日的头条新闻标题便是,“乐天为‘萨德’入韩供地后在华遭抵制”。同一天,韩联社以“中国或加大反制‘萨德’力度,乐天首当其冲”为题进行报道。在中国,民众和社会“惩罚”乐天的事件已经开始出现:有中国民众举行抵制活动,京东等网上商城下架乐天产品……那么,乐天在华业务究竟受到多大影响?乐天方面是如何应对的?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来到4家乐天在中国的门店。

北京:便衣保安一路“护送”记者

为了解乐天在华经营情况的一手信息,《环球时报》记者2月28日傍晚致电乐天中国位于上海总部的宣传部门负责人,对方的回答是“无可奉告”,但马上又补充道,“目前我们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变化”。

然而,当《环球时报》记者3月1日来到位于北京丰台区的一家乐天玛特时,发现情况远不像上述宣传负责人说得那么简单。记者进入超市的时间是下午2时左右,身着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忙着上上下下理货、装货,但顾客非常少,有些长长的一列货柜前,一个人也没有。据记者估算,在这个占地上千平方米的仓储式超市里,当时只有不到50名顾客,看起来还没有工作人员多。

《环球时报》记者和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年女顾客聊了起来。她说,来这儿购物是因为她住得近。周边也有别的超市,虽然蔬菜和肉类等要比乐天便宜,质量也不差,但比乐天小很多。“其实以前来这儿买东西的人很多,最近一阵儿不知道为什么,人这么少。”当记者告诉她“萨德”一事时,她才恍然明白,并表示自己之前不知道这个新闻

“过完年后,顾客数量差不多就是这样”,乐天玛特一名中年女性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记者继续向她详细询问这两天营业情况如何,这时她警觉起来,并迅速走开。记者再追问,回答已变成“最近我都没怎么上班,不清楚情况”。而当提及“萨德”时,她更连连摇头称,“不清楚”。《环球时报》记者试图与另一名大约四五十岁的工作人员攀谈,她几乎不发一言,从头到尾只说了6个字“不清楚”,“没关心”。

虽然超市门口没有太多安保人员,但《环球时报》记者在乐天玛特切身体会到“严防死守”的紧张气氛。当记者在超市内试图用手机拍摄照片时,立即被一名男性工作人员阻止,他甚至要求记者删除已拍照片。当记者原本已在出口位置准备离开超市时,突然发现不对劲,两名着便装的男性工作人员似乎刚才一直尾随着记者。为验证两人是否是乐天的保安人员,记者再度返回超市。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其中一名男子始终和记者保持15米左右的距离,而另外一人则主动上前问记者:“你怎么又回来了?”在记者的质疑下,他们最终承认自己的确是乐天的保安人员。尽管两人的态度都很礼貌,但最后记者还是不得不在他们的“护送”下离开了超市。离开时,他们似乎依然不放心,向记者问道:“你还回来吗?”

沈阳:原来热闹的餐饮区变冷清

1日上午,《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市区的乐天百货。这家商场在2014年建成并投入运营,总投资额高达3万亿韩元,是乐天在中国规模最大的一家百货商店。或许因为是工作日,当天来这里购物的人很少。

杨紫来是在沈阳乐天百货附近工作的一名白领。他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每天上班都会路过这里。这两天,他发现商场门口的广场和停车场前多了一些保安,虽然他们站得位置并不显眼。“我好奇地去问他们,这些保安都挺警惕,也不说话,就点点头。我进商店看了一眼,1层到6层的百货区以前人就不多,现在看上去更是门可罗雀,收银员都没啥事儿干。我问其中一个人咋回事,她看着我欲言又止,最终也没说什么。”据杨紫来观察,变化比较大的是负1层美食城餐饮区,“这地方以前挺火,有几个餐厅总是有二三十人在排队,但这会儿居然不用排队就可以直接进去。商场营业员、保安都守口如瓶,好像收到什么统一指示似的”。

和乐天百货沈阳店有餐饮合作关系的佟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餐饮区顾客人数因“萨德”风波减少,但周边有许多写字楼和政府部门,白领众多,“许多人不得不来这里吃饭,一时间很难被替代”。

天津:“国家面前无偶像,‘萨德’之后不乐天”

同一天中午,《环球时报》驻天津特约记者来到位于天津河西区文化中心的乐天百货。与北京、沈阳的情况类似,前来这家商场购物的顾客十分稀少,连平时热闹非凡的化妆品柜台也没什么顾客。记者在探访中发现,这里也是走到哪儿都有保安人员在身后“陪伴”。

在乐天百货负1层的超市里,《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一名顾客张小姐,她是乐天的金卡会员,正准备把卡退掉。张小姐之前最常逛的是银河购物中心里的乐天百货,离家近。她经常购买乐天进口商品超市里的韩式泡菜、三文鱼等产品,图个地道和新鲜。

“出了‘萨德’的事挺失望的。虽说理解乐天作为韩企的立场,但既然这么有‘骨气’,做到不赚中国人的钱应该不难吧?”张小姐说,以后不会再来乐天百货购物了,即使卡无法退回。“国家面前无偶像,‘萨德’之后不乐天,希望中国人也能有点儿骨气。”

在另一家位于天津东南角的乐天百货,不少柜台销售人员以女性对政治敏感性不强,或者要听领导安排不方便为由,婉拒了《环球时报》特约记者的采访。经过一番努力,一些工作人员终于开口。他们告诉记者,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尤其是负责安保的基层人员。他们表示,也明白韩国部署“萨德”对中国的影响,但“为了养家糊口和保持职业精神,只能坚守岗位”。

整个探访过程中,让《环球时报》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小插曲”。记者在乐天超市门口偶遇几名准备购物的韩国顾客,上前希望与他们聊聊“萨德”问题。当其他人以汉语不熟练为由表示拒绝时,一个韩国人突然一脸不耐烦地蹦出了个“gun(滚)”字的发音。错愕之下,记者想再追过去理论时,他们连东西都没买就匆匆离去了。

标签:财经新闻,乐天玛特超市,乐天超市,萨德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